超值好書

定價:280元
特價:280元
強勢推出真人電視劇《女媧成長日記》,由知名網劇《愛情公寓》系列製作尤明宇執導,許黎慶拍…More...
定價:250元
特價:250元
◎1300雖然時常會聽到有些人表示:「最佳美妝大賞應該都是廣告吧?想也知道!」但是日本…More...
定價:280元
特價:280元
諸葛亮一生中最強勁的對手    司馬懿有不下於諸葛亮的智商謀…More...

首頁書籍檔案普天華文小說驚悚樂園(1)驚駭上線
書籍封面

驚悚樂園(1)驚駭上線

  • ISBN9789863893783
  • 書籍類別華文小說
  • 出版社普天
  • 出版日期2017-08-01
  • 作者三天兩覺
  • 譯者-----
  • 語言正體中文
  • 裝訂方式平裝

定價:199元
悅讀價:199

  • 書籍簡介
  • 免費試讀

.起點中文網重磅推薦,五百多萬名網友狂熱追看,兩百多萬次熱情推薦,簡體中文實體書堂堂發行16集,單本銷售皆超過十萬冊

.同名改編漫畫《驚悚樂園》正熱烈連載中,被讀者評為最受歡迎的原創漫畫之一!

院線電影「毛骨悚然之驚悚樂園」已於本年6月開機,同名遊戲將由網易斥資億重點打造。  

精神病患者vs獵奇線上遊戲 

  如果要給封不覺一個形容詞,大概有百分之八十七的人會回答「怪人」。

  小說家卻自稱藝術家,閱讀癖嚴重到連衣服標籤都要逐字看過,最重要的是,他沒有恐懼這種情緒。

  恰巧在這時,最驚奇怪誕的線上遊戲「驚悚樂園」開始封測,宣告要讓玩家直接從大腦神經深處,置身於如影隨形的恐怖之中!

  封不覺毫不猶豫點下登入鈕,期待這趟恐怖洗禮能夠治好他的怪病。

  不想自(ㄨˊ)(ㄕㄨㄤ)(ㄌㄨㄢˋ)(ㄨˇ)之旅,卻意外揭開未知的封印、鬼神的賭局、數據的抗爭,堪比最強之矛與最硬之盾的撼世對決,就此展開…… 

 

新興類型小說──無限世界流 

  「無限流」為近期網路小說的新興類型,內含元素包羅萬象、無奇不有,其中,作者三天兩覺更是把這項特色發揮到極致,科幻、武俠、恐怖、趣味、推理、哲學、文學……各種你想得到、想不到的世界觀都濃縮在《驚悚樂園》之中。讀者群不受限,作者的想像與故事更是能夠天馬行空、淋漓盡致地伸展。

  但即使內容多元,三天兩覺卻能操縱自如,彷彿是台電腦,能夠隨意切換大腦。就連文風也跟著轉變,樣樣都拿手,描寫得順暢又自然,閱讀時覺不會感到一絲窒礙,可以說是最適合寫無限流作品的小說家。


一、

話音未落,作為這副本Boss的小男孩毫無徵兆地出現,就站在他們近前三米左右的地方。穿著病號服,即使在燈光下,身上和臉上也都蒙著一層陰影。
在他出現的同時,整個大堂的牆上、天花板、地面,都佈滿無數的血臉,連燈光也變成紅色。
這場面足以讓男人嚇得尖叫,但封不覺根本沒有哪怕一秒的猶豫,三步並作兩步,對面前一米二出頭的男孩兒撲過去,嘴裡大喝:「快攻擊牆壁!」
王嘆之蹦起來,立即朝剛才封不覺指的方向跑過去。其實他最初那一蹦,是被嚇的,跑出幾步就覺得腿有些軟,半路上回頭看了一眼,只見封不覺還未觸及那男孩的身體便被一股無形的力量反彈出去,簡直就像飛撲時撞上一輛行駛中的汽車,馬上噴出一大口鮮血。
雖然看上去很誇張,但這畢竟是遊戲,玩家不至於,也沒有必要承受與現實完全一樣的痛苦。在驚悚樂園中,無論角色受到怎樣的重擊,哪怕是被火車壓爛,玩家的痛苦感知上限,差不多就是被敲釘子的錘子重重砸到手指。
王嘆之見到這一幕,更是竭盡全力向那面牆跑去。
小男孩顯然注意到王嘆之要幹什麼,他沒有施展瞬移,而是快速移動身形,那速度絕對不是小孩能達到的。不過他跑步姿勢很怪,就像個被扯著移動的牽線木偶。
猛然間,一隻手抓住小男孩的腳踝。小男孩低頭一看,發現竟是封不覺從地上迅速爬起,頑強地追上來拖住他。
封不覺畢竟在體型上有優勢,那種一米二身高的目標,跑得再快,在短距離內總是追得上的。
同時,王嘆之發動技能,右拳覆蓋著一層橙色的光芒,擊向那面牆壁。
雖然技能發動的成功率只有20%,但他打的是牆壁這種很難不命中的目標,而且他的人品顯然很不錯,所以一擊成功。
牆壁果真產生如同爆炸一樣的效果,被轟出一個直徑一米有餘的大窟窿,異常強烈的陽光從外面照射進來。
霎時間,大堂裡所有血臉都消失了,小男孩也驚慌地後退,試圖遠離陽光的照射。
但他是逃不掉的,因為封不覺還抓著他的腳。
「就那一下居然打掉我84%的生存值……這回該輪到我了吧?」封不覺站起來,順勢一拉,就把Boss放倒在地,這時的小男孩完全失去抵抗的能力。
封不覺用空閒的那隻手擦去嘴角的血,抓著小男孩的一條腿,拖著他一路向光源前行,「這應該是個相當強的Boss,就算你直接對他用技能並且命中,恐怕他也未必會死於那一擊之下。」
說話間,他來到洞口,高高把Boss提起,曝曬陽光下。
「嗯……覺哥,你這樣搞,是不是有點殘忍?」王嘆之看著那小男孩正痛苦地遮住雙眼,身體盡可能蜷作一團。
「你說得對,我太過份了。」封不覺回道,但根本沒有停止的意思。這就是他從小到大的一貫作風,虛心接受,屢教不改。
「我現在可以把他放了,讓他躲回醫院裡,而我們倆從這個窟窿逃跑,副本應該也能完成。」封不覺道:「但我說了,據我分析,這是個很強的Boss,即便我們已將副本探索到很高的完成度,面對他時,直接戰鬥取勝依舊非常困難。把他幹掉通關的話,得到的經驗應該比逃跑通關要高很多。」
「欸?什麼時候你玩遊戲開始在乎經驗了?」王嘆之奇道。
封不覺撇撇嘴,又把Boss往陽光中送了幾分,「我現在至少有三個理由,要好好玩驚悚樂園這個遊戲。第一,正所謂羊毛出在羊身上,我想通過遊戲本身把遊戲艙的投入賺回來。第二,這些隨機副本很不錯,看官方說明,是系統以龐大資料庫作後盾,結合無數玩家的記憶碎片而生成,以後的團隊生存模式中,會有相當複雜的故事和設定,所以我可以通過遊戲來收集素材。第三,繼續設法尋回恐懼。」
封不覺說到這兒,伸出一手,打了個響指,然後勾勾手指。
王嘆之自然是心領神會,一把水果刀遞上。
「那就看看……擊殺Boss後通關的經驗吧。」
封不覺接過刀,一刀刺去……

二、

月色朦朧,城裡的燈火很稀疏。街道停了很多車,但全都是熄火狀態。路邊建築物上的看板、營業場所和民宅中的燈光全都暗著,唯有街上的路燈還在正常工作。
雖然沒有行駛中的車輛,但吸進口鼻中的空氣感覺還是十分渾濁,眼前彷彿有一層霧氣氤氳繚繞,使遠處的景物難以看得分明。
在地鐵站裡,頭上有頂,四周有牆,而且是地下的環境,眾人沒感覺出什麼。但來到開闊的地面上以後,四周難以名狀的詭異氣氛,那種異常的靜諡,簡直能使人窒息。
五人中,四人的驚嚇值都已有起伏,穩定值處於5%到15%不等,面對恐懼時的各種體徵也已在他們身上逐漸顯現。
「沿著這條路走,經過四條街以後左轉,然後一直向前就是了。」封不覺的語氣聽上去倒是很平常,完全沒有受影響,迅速認清路面上的幾個地標,找出正確且最快捷的路線。
龍傲旻拿著他的盾牌,點點頭,繼續帶路,其餘四人走在後面。眾人都不說話,戒備著、聆聽著,儘量走在接近路燈的人行道上。
黑暗中時不時會傳來疑似野獸的呼吸聲、窸窸窣窣般的低語聲、若有似無的笑聲,無論是哪一種,都讓人聽得見,卻聽不清。
龍傲旻每隔幾十米就會回頭看看,越看越覺得不對勁,「我說瘋兄,你在現實中應該是高危職業吧?」
他一路練到十級,還真沒見過像封不覺這樣的玩家。恐懼這種情緒是很難掩飾的,但封不覺連眼神中都不露半點懼色,可見他不是裝膽大,而是真的不怕。結合剛才犀利的推理,龍傲旻甚至有點懷疑封不覺在現實中的職業是特警之類的人物。
「藝術家。」封不覺淡淡地回道,彷彿自己說的是實話。
王嘆之懶得插嘴,據他所知,封不覺對外宣稱的職業一般就兩種,藝術家或大文豪。無論以哪種觀點來看待他的行為,這兩種回答都很欠揍。
龍傲旻完全沒想過會聽到這種回答,一時不知怎麼接話。
孤獨小哥在後面又發話了,「哪有人會自稱為藝術家的啊?」
「那我可以換一種說法。」封不覺從善如流地改口:「我是一名具有較高審美能力和嫻熟創造技巧,並從事藝術創作勞動而有一定成就的藝術工作者。」
「這不就是把這三個字解釋一遍而已嗎!」
「比起直接說那三個字,顯得謙虛一些,不是嗎?」
「明明更囂張了好不好!」
寂寞在一旁笑了起來。孤獨撇撇嘴,對她說道:「他不裝傻,我能吐槽嗎?」
這時,封不覺突然停下腳步,並快速從其行囊裡拿出【瑪莉歐的管鉗】,「嗯……才剛剛緩和一下壓抑的氣氛,就有麻煩的東西來了。」
龍傲旻幾乎和封不覺同時看到黑暗中有兩道影子一閃而過,但他只看出個大概的輪廓,不清楚那些是什麼玩意,反正八成是某種怪物。
「看體型像畸形的嬰兒,雙臂前端是小型的鐮刀,速度挺快的。數量方面……應該不止一個。」封不覺淡定地敘述著,並且手持管鉗,向黑暗中欺近。
他此刻還不知道,說完這幾句話,自己的偵查專精就被開啟了。
「一、二、三……嗯,正好五個。」
封不覺邊數著邊走到街心,離開路燈下最亮的區域,直接踩著引擎蓋站到一輛汽車上方,單手緊握管鉗,眼看六路,耳聽八方,以身犯險地立於這個光線偏暗的高點,試圖引誘那些怪嬰上鉤。
王嘆之拿出他那把【水果刀】,並且戴上之前單人生存模式中獲得的防具——一個黑色的鋼盔,樣子看上去頗為不倫不類。他和龍傲旻基本是背靠背的站位,沒有離路燈太遠,各自戒備著一個方向。
而孤獨和寂寞的應對,跟恐怖片裡那種即將領便當的男女差不多,女的抱著男的手臂,男的側身擋在女的前面,妥妥的自殺式站法。
怪嬰的黑影在街道陰影間穿行,借助建築物和車輛的影子來隱藏自己。這些怪物的動作確實快,在光線可及處出現的時間最多一秒,身形稍縱即逝。
封不覺站的地方離路燈較遠,周圍的陰影也多,不出所料,第一個遭到襲擊。
只見一隻怪嬰彈地而起,一躍就是兩米多高,從封不覺側後方撲殺而至。但他早有所察,轉身迎上,恰好看到那怪嬰躍至眼前。
這種怪物全身皮膚都呈銅綠色,身軀形似嬰孩,面目奇醜,一口參差不齊的黃牙暴翻出口。雙手的前臂被兩把小鐮刀代替,膝蓋以下則是一對動物的腿,末端並非腳掌,居然是蹄子。
封不覺選擇站到車頂上,就是考慮到這些怪物的身高不足一米,攻擊高處的目標勢必要跳起來。果然,這怪嬰跳起來了,既然是跳起,就會騰空,將有一段時間無法躲閃。
在力量上,封不覺顯然是占上風的,而且他這算誘而殺之,準備得很充分。只見其對準怪嬰的頭部,由上而下,手起鉗落,鉗落聲響,這一砸,別提多噁心了……
諸位可以想像一下,一個西瓜朝你的臉飛來,你狠狠一棍子在半空把它打爆,但那個西瓜裡裝滿腐臭的液體、黏稠的膿水、半凝固狀的漿沫等等,一股腦地爆開,因慣性潑向你……
封不覺遭遇的就是這種狀況。潑在他身上的這些水連氣味都很真實。說文藝一點,此刻封不覺全身上下散發出一種黑暗而神秘的氣息,說通俗點……一身屍臭。
這怪嬰雖被封不覺一擊擊斃,不過周圍還有另外四隻。數量或許是根據玩家數量而產生,但牠們可沒有被設定成每隻都朝不同的玩家衝去。
除了封不覺,其他人都站在燈光下面。看過恐怖片的都知道,怪物專突襲那些落單的傢伙,所以另外四隻沒有理會旁人,統統朝身在較暗處的封不覺逼近。
在這種境況中,封不覺確實有點緊張,可惜依然沒達到「害怕」的程度。他的思考仍能保持冷靜,故而直接在腦中排除逃回路燈那邊的方案。
此刻他對這些怪嬰的速度已經有點概念,他很清楚,自己只要從車頂下來,五秒之內,只要同時有兩隻怪嬰竄過來,自己的腿就會被其中一隻的鐮刀砍斷。
站在相同的水平面上,這種矮小又迅速的怪物絕對不好對付。封不覺估計,以自己現在的實力,下到地面上一對一還行,一對二必然得受傷。
第二隻怪嬰在十餘秒後也撲過來了,雖然不曉得另外三隻何時會躍起,不過眼前的這個必定得優先處理。
他故技重施,揮鉗猛擊,這次不如第一次砸得那麼準,但管鉗還是擊在怪嬰的頭側,火屬性和重擊頭部效果提供相當好的攻擊數據,順利解決第二隻怪嬰。
然而第三波攻擊在封不覺還沒來得及把手臂收回的時候便已發起,這次是兩隻怪嬰一起撲來,從封不覺左右兩個側後方同時躍起。他若轉身去擋,最多阻下一隻,而且很難說能否再做到一擊斃命。
說時遲那時快,但見遠處金光一現,一道魁梧身影彈指間便殺入戰局。龍傲旻像是踩在滑板上一樣,平移著衝殺過來,雙腳卻完全沒邁開,可見這次移動是發動某種技能。
不愧是十級的角色,戰鬥起來就是給力,龍傲旻將盾牌舉在身前,憑技能瞬間貼近一隻怪嬰,直接將其撞飛出去。接著,他張開大臂一揮,仗著臂長,愣是用盾牌邊緣蹭到另一隻怪嬰的腰際,使其在空中失去平衡,飛撲而去的路線發生偏斜。
封不覺豈會錯過這個機會,多出這兩秒的反應時間綽綽有餘,他掄起管鉗就把那隻腰部受傷的怪嬰一舉拿下,頓時又是臭水漿液四濺。
龍傲旻見他搞定這隻,便快步跑向剛才被自己撞飛的怪嬰,來到近前,屈膝舉盾,一擊壓下。
怪嬰被剛才的技能撞飛後剛剛落地,雙足未穩,就見一龐然壯漢衝來,只得架起手前鐮刀朝上迎去。雖在盾面上激起些許火花,但身為一種不怎麼強的怪物,以牠的力量,要割開這塊攻防兼具的精良裝備顯然是不可能的。
龍傲旻虎吼一聲,手持盾牌猛砸數下。就聽幾聲怪叫後,這隻怪嬰便成了肉醬,顯然是死透了。
「還有一個在哪裡?咱們一塊把牠切了!」王嘆之這時才跑到兩人身旁。
其實他和龍傲旻是一塊衝出來的,可人家是用技能移動,半秒就到,他卻是一腳一腳跑過來,這幾秒之間,龍哥已完成一殺一助攻。
「別大意了,我覺得事情不會那麼簡……」封不覺話還沒說完,周圍突然變得一片漆黑,城市中所有光源都在這一瞬消失,包括天上的月光也不見了,整個世界似乎被什麼東西一口吞下似的,陷入徹底的黑暗。
呼吸聲、低語聲、笑聲……在這一刻都變得清晰無比,恍若就在眾人身邊,就在那觸手可及卻無法看清的黑暗裡。
幾秒後,和遊戲開始時的劇情動畫一樣,朦朧的月光再次灑下,路燈也重新亮起,周遭的亮度恢復變暗以前的狀態。
除了最後一隻蟄伏在陰影中的怪嬰,經過剛才那詭異黑暗的洗禮,已然發生劇變……
剛剛的黑暗降臨時,寂寞妹子便驚叫出聲。孤獨小哥也挺害怕的,不過女朋友還抓著他的胳膊,他總不能跟著大叫,只好故作鎮定地說:「別怕,有我在。」
但事實上,七級的孤獨小哥連可以用來打怪的武器都沒有,可謂自身難保。
他和寂寞二人從一級開始就一起排多人訓練模式,到達五級以後,進入過一次團隊生存,結果都死了。不過他做出的貢獻比寂寞稍微大一點,所以在其他玩家通關後,孤獨稍微多拿了點經驗。後來他們又去排一回團隊生存,卻還是沒能通關就雙雙陣亡,所以二人現在一個七級,一個六級,身上都沒有裝備,也沒有技能,打怪基本上只能靠手。
看到此處,相信很多人都明白了,龍傲旻之所以會被分配到這個團隊裡,全賴系統特意安排。
同一時間排隊的玩家或許有上百人,為何偏偏是這五人的組合?就是因為系統根據孤獨和寂寞之前的表現,將他們判定為較弱的玩家,為了扶他們一把,才將龍傲旻這個十級,而且比較強力的玩家加到團隊中。同時,為了保持整體難度,又找來兩個等級比較低,但是通關表現頗為強勁的傢伙進來,拉低隊伍的平均等級。等級總和是三十三,平均下來,正好就是六、七級的副本難度。
再說得通俗一點,這是系統為孤獨和寂寞製造一次抱大腿的機會,希望他們能成功通過一次副本,免得死太多次,死出心理陰影來。
「剛才那是什麼?」龍傲旻說道。
其實這話是脫口而出,也沒指望有人能告訴他答案,只是因為這情況怪嚇人的,所以心裡發慌,想問問別人的看法。
沒想到封不覺用冷靜的口吻,認真地回答道:「有三種可能,我過一會兒再跟你解釋。」
王嘆之這回倒是沒有叫喊,不過臉色慘白,說話聲音顫抖,「要……要不要這這……麼搞啊?地鐵裡裡……關燈就就……算了。這昏天黑月之下,居……居然也能關燈,想嚇死人啊!」
「嚇人的東西在那邊呢。」封不覺面無表情地指了指王嘆之身後的方向。
王嘆之僵著脖子回過頭,而龍傲旻和遠處的孤獨、寂寞也都在這時看到封不覺所指的東西。
但見最後那隻怪嬰爬上巴士的車頂,厲嘯一聲。牠的模樣發生巨大的改變,皮膚轉成黑色,雙眼射出綠光,牙齒則變成狹長的獠牙。雖然身軀的尺寸沒變,但手上的鐮刀和一雙獸腿都長了將近一倍。現在這怪物完全站直時,高度已接近一米六,而且其雙臂鐮刀可攻擊的範圍,顯然長於人類的臂展。
王嘆之吞了口口水,低頭看看自己手中那把水果刀,再看看怪物的臂刀,一種自卑感油然而生。
「吃下奇異甜食以後正好進化了的感覺呢。」封不覺邊說笑,邊拿著管鉗從車上走下來。
「我從正面把牠引下來,你們看準時機,從側面攻擊牠。」龍傲旻說話間,已邁步向前行去。他可無法像封不覺一樣,在這種時候還能開玩笑。
可惜,這項戰術未能成功實施。可能是這怪嬰能聽懂玩家的對話,或者牠的智商設定遠比他們想像中高。
只見怪嬰根本不理龍傲旻,曲腿一蹬,在巴士車頂上留下兩個凹陷的蹄印,高高彈起,在空中劃出一道拋物線,愣是越過三人頭頂,飛撲向十餘米外,站在路燈之下的孤獨和寂寞。
如果可以,龍傲旻很想再發動剛才那個技能衝過去幫忙,卻實在無能為力。之前他幫封不覺解圍的技能【閃電衝撞】是其稱號【勇猛的衝鋒者】賦予的特殊能力,發動消耗是體能值上限的30%,而且CD時間足足要一小時。
現在有能力救孤獨和寂寞的人,只有他們自己了。
眼看怪嬰從天而降,雙手鐮刀斜著斬向二人,站在街心的三人一同奔向路燈處,但怪嬰似是一塊從投石機上飛出的落石,以牠加強後的誇張跳躍力而言,移動速度絕對是玩家用步行難以追趕的。
「朝我們這邊跑,低下頭!」封不覺大喝一聲。
這無疑是在指揮孤獨和寂寞做出應對,且是個很正確的選擇。那二人無論是向後退還是分別朝兩邊躲閃,都至少會有一人在怪嬰落地後立即被幹掉。而傻站在原地或是妄圖擋下攻擊,死得估計會更快一點。只有壓低身子朝前狂奔,在怪物撲空並轉身折回的幾秒當中盡可能地接近封不覺他們三人,才有雙雙生還的機會。
在這種命懸一線的時刻,一聲聽上去底氣很足的命令是很有效果的,心中無助、恐懼者往往不及多想就會照辦。
果然,孤獨在聞言的瞬間,便拉著寂寞低頭向前衝刺。
怪嬰從空中殺到時,兩人正好從牠腳底下溜過去,竄到牠的背後,鐮刀只斬到了虛無的空氣。牠似是氣急敗壞,蹄子點地,轉身便追,僅用兩秒就逼近正在逃跑的二人。
但這怪嬰很不走運,一個與那二人呈反方向奔跑的壯漢此時已經殺到,一閃身擋在怪嬰的面前,同時一塊灰色的金屬圓盾如鐵壁般,攔住牠的去路。
強化過的鐮刀手臂快速揮舞斬落,呲呲聲絡繹不絕,可這輪攻擊卻只是在盾的表面激起些許火花,連一道劃痕都沒留下。那怪嬰眼看不對,逐漸放慢攻擊的速度,並且收緩力道。
【名稱:奧創的碎片】
【類型:防具】
【品質:精良】
【防禦力:較強】
【屬性:折射】
【效果:無】
【裝備條件:格鬥專精E,等級8】
【備註:這是某代奧創(Ultron)被摧毀後遺留的殘骸,原來只有一根拇指大小,在加入次級亞德曼合金重新冶製後做成這塊盾牌,似乎比其他量產型的盾牌稍強一些。但多次實驗都表明,並沒有顯著的資料差異來支援這項理論。】
這塊盾牌的屬性很強,和封不覺的管鉗相比,在遊戲初期能發揮的作用顯然更大。那怪嬰的攻擊會慢慢停下,也是因為牠明白,繼續這樣割下去,自己的鐮刀手恐怕會先被磨平。
怪嬰放棄突破龍傲旻的防禦,轉身想利用速度優勢,繞過這根難啃的骨頭,改去對付其他人,但牠已經浪費太長的時間,一個頭戴黑色鋼盔、手持水果刀的男人早悄悄繞到牠的身後……
由於武器不太給力,而且人也比較膽小,王嘆之沒敢貿然動手。他從一輛車旁繞過,溜到怪嬰後方,這才舉起武器,一刀直插牠的頸椎。
也不知這種捅不死你,也要把你弄癱瘓的攻擊部位選擇,是不是學醫的人都會幹的事情?
一聲怪叫,黑色膿血噴灑出來,濺了王嘆之一臉。
沒想到這怪嬰竟仍未氣絕,還想掙扎!
這時,一把管鉗從側面殺出,慘無人道地直接捅進怪嬰的左眼窩裡……

三、

圓筒形的下水道給人一種奇怪的壓抑感,周圍的空間彷彿時刻都在收縮,當然這只是種錯覺。真正惡劣的感官是這裡難聞的氣味,以及腳下水流中那些漂浮著、讓人不忍直視的髒東西。
寂寞妹子從下來以後臉色就很難看,舉著手電筒直視前方,完全不照腳下的東西,跟在孤獨小哥的後面走著。
龍傲旻一手盾牌,一手棒球棍,走在隊伍最前方,要是有什麼怪物突然竄出來,他鐵定在第一時間就一陣亂棍招呼上去,萬一棍子砸不死,再抄菜刀來補刀。
封不覺和王嘆之則走在隊伍的中間,時刻準備支援龍傲旻。
這段下水道只有一條通路,他們進來的通道左側已經被掩埋,僅剩一些縫隙和牆上的小管道中仍有水流入,所以有怪物會從後方襲來的可能性很小,讓孤獨和寂寞走在最後相對安全。
眾人這樣前行了五、六分鐘。
「看那個。」龍傲旻忽然停下腳步說道:「就在那,那有具死屍。」
封不覺伸長脖子,使視線高過龍傲旻的肩膀,發現前方十幾米的距離已是這段下水道的盡頭,一道封閉的鐵閘門將路堵死了,水流從閘門底部的縫隙繼續前進。就在那個角落處,手電筒的光亮照出一具屍體。
「嗯,根據目前為止的經驗,當我們『發現』某個東西、某隻怪物或某件事時,就會觸發……」
封不覺話只說到一半,眼前那具「屍體」忽然站了起來,同時,一陣詭異的笑聲鑽入五人的耳中。 
牠的頭緩緩抬起,漸漸展現出的臉部在手電筒的照射下依舊覆著一層陰慘凝滯的陰影,其五官只是依稀可辨,皮膚則是色若青鉛。
「難道還沒死?」龍傲旻低聲道。
「沒死?」封不覺側過身繞到龍傲旻前面,走向那個疑似詐屍的傢伙,「那倒好解釋了,剛才那陣淫蕩的笑聲,想必是這位倖存者被人發現以後喜出望外的表現。」他一直戴著護目鏡,此刻他很清楚,對方的仇恨目標就在自己身上。
那怪物見封不覺快速接近,立即做出第二種應對。
「啊!」寂寞突然在後面大叫起來。
不止是她,連孤獨也嚇了一跳,驚叫出聲。王嘆之的叫聲噎在喉嚨裡根本沒發出來,他嚇得臉色慘白,心臟都停了幾秒。唯有龍傲旻的表現還算正常,但也是汗毛豎起,倒吸一口冷氣。
這管道周圍的管壁伸出無數皮膚潰爛的手臂,黑慘慘、陰森森,如潮水般的嗚咽和呻吟瞬間充斥下水道。
寂寞驚慌地後退,閉著眼睛胡亂揮舞手裡的高爾夫球棍,孤獨上前想制止她,卻有好幾次險些被打到。
王嘆之幾乎嚇傻了,瞪圓著雙眼,動都不敢動,緊攥著刀子的手止不住地發抖,手心已滿是汗水。
幾秒後,龍傲旻一聲大喝:「都是幻覺,別亂動!」他還沒喪失思考能力,立即意識到那些手只是幻影,因為他看到地上伸出的一些手臂穿過自己的小腿,但他沒有任何異樣的感覺。
「就算是真的,它們也碰不到我們!」龍傲旻又喊一聲。
寂寞這才稍微冷靜下來,孤獨終於能抓到她的手,輕聲安慰幾句。雖說他也感到毛骨悚然,但看到女友那麼驚慌,自己反倒冷靜了一些,他反覆告訴寂寞,也告訴自己,這只是遊戲而已,再恐怖的場景也只是暫時的、虛假的。
在十餘米外,封不覺已閒庭信步般走到怪物面前。那些恐怖的影像和聲音沒讓他受到半點影響,連眼睛都不多眨一下,手中握著一根棒球棍,還活動兩下脖子,擺出一副準備揮棒擊球的樣子。
這怪物見對方完全不吃這套,立即使出第三種應對。
牠瞬間從一具穿著一身髒衣服的男性屍體,變成一個活生生的美女。看上去二十多歲,身著黑色吊帶短裙,青絲瀉在肩頭,膚若皚皚白雪,胸前兩團瑩軟半露在外,纖纖玉腿於裙邊若隱若現,眉宇間更滿是道不盡的秀媚風情。
封不覺愣了一秒,接著,把球棒收進行囊裡。
後方的男同胞們瞅見這一幕,皆向他投去鄙視的目光,雖然內心都能理解。
「差點忘了。」封不覺把球棒收好,接著從行囊裡掏出管鉗,「既然是人型生物,就應該選擇這個有加成效果的武器攻擊,還能賺技巧值。」他語氣輕鬆地說著,掄起管鉗就往怪物的頭部砸去。
砰砰砰!
管鉗一次次砸向怪物的頭骨,黑血迸流,觸目驚心。
在封不覺擊中牠實體的剎那,怪物的外形就變回原本的青面屍體模樣,周遭的幻覺也隨著怪物遭遇重創而消失。
後面那四位一言不發地圍觀著封不覺高效、果敢、慘無人道的攻擊,其中有三人的驚嚇值無法穩定,因為他們正在胡思亂想,主要思考的問題是「瘋不覺」這三個字是否隱藏什麼深層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