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值好書

定價:360元
特價:360元
提升的愛美戰鬥力   ‧SHAPPING2017-18ITEM 1000…More...
定價:250元
特價:250元
莎士比亞曾經寫道:「想要成功,就必須在對的時機做對的事,就像船要出海的時候,必須…More...
定價:299元
特價:299元
使我們感到憤怒、懊惱、忌恨的,往往都只是一些芝麻細事,而且冷靜之後往往讓自己後悔不已。…More...

首頁書籍檔案東佑文化華文小說醫世榮寵(一)
書籍封面

醫世榮寵(一)

  • ISBN9789864671120
  • 書籍類別華文小說
  • 出版社東佑文化
  • 出版日期2018-01-03
  • 作者微漫
  • 譯者-----
  • 語言正體中文
  • 裝訂方式平裝

定價:250元
悅讀價:250

  • 書籍簡介
  • 免費試讀

微漫 繼《絕妃膳類》《藥香盈門》後 再獻逗趣又暖呼的穿越好文

醫者地位不高沒關係,只要吃香就好啊~!

看不按牌理出牌的現代女醫,

如何讓窮得叮噹響的妾生小棄女贏得一世榮寵?

 

 

我的老天鵝啊!

E世代,她只要靠一根手指,滑一滑,點一點,就能搞定食衣住行+育樂,

如今穿越到這個不能網購,沒有快遞小哥的古代,她還能活嗎?

哈哈,當然能!

她別的本事沒有,望、聞、問、切的功夫可是一把罩,

雖說士農工商,醫者的地位不高,可人吃五穀雜糧,哪有不生病的?

因此大夫,尤其是好大夫,絕對是極為吃香的。

之前的蘇齡玉做過的錯事,她可以當成前塵往事,不再計較,

如今,既然接手了這具身體和身份,

她可不打算繼續過著忍氣吞聲的悲屈苦日子。

她自詡不是個惡毒的人,可是她也不喜歡做個任人宰割的軟腳蝦,

別人將她往死路上逼,她難道還要替她們找藉口開脫不成?

就算是妾生的小棄女又如何,即使窮得叮噹響又怎樣,

嘿嘿,只要本領高,別說錦衣玉食,僕婢環伺,

就連高深莫測的大將軍,都會乖乖自動來報到,一世榮寵跑不掉!
第一章 不科學啊!
寧朝二十一年。
秀山村寧靜的晨曦中,蘇齡玉睜開了眼睛。
帶著病態的蒼白臉色,仍舊遮不住她精緻的五官,一雙烏黑如墨丸的眼睛,在昏暗的屋子裡掃了一圈,薄薄的嘴唇輕啟。
「操,不是夢!」
她都逼著自己又睡了一覺了,怎麼還不是夢呢?
她簡潔卻充滿了現代化風格的房間,怎麼就變成這種破舊到漏風的樣子?
這不科學啊!
「姑娘,您醒了?」
這時從外面走進來一個女子,穿著十分普通的素色衣裙,見到她睜開了眼睛,臉上滿是驚喜。
蘇齡玉認得她,之前醒過來時,也看到了這個丫頭。
既然不是夢,蘇齡玉不打算再暈過去,動了動身子,勉強坐了起來,然而猛然一陣劇烈的眩暈,蘇齡玉的腦子如同要爆炸一般,大量的資訊彷彿被開啟,洶湧的湧入,讓她眼前一陣陣發黑,晃了晃身子,一頭又栽倒下去。
「姑娘!」女子趕緊上前扶住她。
蘇齡玉沉默了一會兒,慢慢的抬起頭,「我沒事,青芝,給我倒杯水。」
面前的這個丫頭,叫青芝,是這具身子的母親留給她的。
在她被蘇家人以剋了蘇家風水的名義扔到這裡之後,青芝就一直陪著她,不離不棄。
蘇齡玉的記憶告訴她,她目前的處境,實在是──堪憂。
很快,青芝去桌上倒了一杯水過來,臉色訕訕,「姑娘,水已經涼了。」
「無妨。」蘇齡玉拿過來喝了兩口,果然很涼。
不過剛好,蘇齡玉正需要用涼水壓一壓滿腦子不屬於她的記憶。
她是蘇齡玉,蘇家庶出的女兒,她的母親……,她沒什麼印象,只知道是蘇家的妾室。
然而她卻記得,蘇家人在她母親過世之後,是怎麼對她的。
喪母之痛,她不過是哭了一哭,他們卻說她入了魔障,將才十歲的小孩子送到別苑裡養病。
養病要忌口,要清淡,蘇齡玉得到的待遇可想而知,只是那會兒她還盼望著能夠重新回到蘇家。
這病一養就是三年,她鬧了無數次,終於將蘇家的人鬧來了,重新回到了蘇家。
然而三年,那早已不是她曾經熟悉的蘇家了,她彷彿一個外來者格格不入,哪怕壓著性子小心謹慎,還是招來了別人的厭棄。
那會兒的蘇齡玉已不是懵懂小兒,蘇家老太太在她回去後便稱病,又是請大夫,又是做法事,最後蘇夫人帶著一群婆子浩浩蕩蕩闖進她的小院子,滿臉笑容的要再次送她出府,蘇齡玉就明白了,她這一次大概是回不去了。
蘇家人說她剋死了自己的母親,現在又剋上了老夫人,對她自然沒有多好的臉色。
於是,蘇家沒有將她送回別苑,而是送到了這個鳥不生蛋,狗不拉屎的村子裡,自生自滅。
蘇齡玉將杯子裡的涼水喝完,緩緩的靠在床上。
青芝一臉的擔憂,「姑娘,您好些了嗎?村子裡的鈴醫還沒來,等他來了,我會趕緊將人請來給您瞧病的。」
「咱們,還有錢瞧病?」
蘇齡玉樂了,在她印象中,她們應該是窮得叮噹響,蘇家怎麼會在要死的人身上浪費銀子?
「有的有的,姑娘,我這裡還有一點,姑娘不用擔心,只要鈴醫來了,青芝一定給您請來。」
面前十七歲的丫頭一臉堅定,看得蘇齡玉心裡微怔。
怪不得之前的蘇齡玉能熬了這麼久都沒有讓蘇家稱心如意,應該都虧了這個她母親留給她的丫頭。
砰!門忽然被推開了,一個中年嬤嬤皺著眉走進來,手扇了扇鼻尖,「什麼味兒呀這麼難聞,趕緊把窗戶都開了吧!」
「龔嬤嬤,姑娘還病著,受不得風。」
青芝想阻攔,然而龔嬤嬤看都不看她一眼,逕自將窗戶打開。
一陣涼風吹進來,蘇齡玉的身子微微顫了顫,真冷!
她們真的是巴不得自己早點死,就不用陪著自己在這種地方熬日子了。
「青芝,關窗。」蘇齡玉淡淡的開口。
青芝愣了一下,隨即走到窗邊,「啪」的一聲,將窗子關得嚴嚴實實。
龔嬤嬤的臉色變得極為難看,她沒想到,都這樣了,這個死丫頭居然還敢跟她耍小姐脾氣。
「姑娘如此不聽話,可是不想病好了?老夫人可是不會讓妳帶著病回去的。」
蘇齡玉的嘴角慢慢彎起,「這麼說,若是我病好了,老夫人就會讓我回去了?」
龔嬤嬤剛想回答,卻忽然發現,蘇齡玉嘴邊的笑容充滿了嘲諷的意味,忍不住一僵。
這死丫頭什麼時候,竟然有這種表情了?
她想再仔細看的時候,蘇齡玉卻已經漫不經心的垂下了眼睛,「龔嬤嬤,妳現在晚上,還做噩夢嗎?」
龔嬤嬤身子猛的一震,眼眶忍不住睜大。
「姑娘這話,是什麼意思?」
「龔嬤嬤的左手,應該使不上勁兒了吧?」
她在說什麼?龔嬤嬤的右手下意識的握住左手的手腕,極力克制住顫抖。
她怎麼會知道的?自己的左手現在連提一只小小的茶壺都提不動!可是這件事,她分明誰都沒有說過!
蘇齡玉斂去嘴邊的淺笑,轉身看向青芝,「我再睡一會兒,妳陪著我。」
「是,姑娘。」
說話間,蘇齡玉已經重新躺了下去,龔嬤嬤卻衝過來,「妳剛剛的話到底是……」
「龔嬤嬤,姑娘要休息了,請您出去吧!」
青芝上前攔住,這些人苛待小姐不說,難道還要以下犯上不成?
眼瞧著蘇齡玉已經閉上了眼睛,龔嬤嬤也只能恨恨的停住腳步,眼底卻閃爍著晦暗不明的光芒。
待她出去,青芝立刻將門關得緊緊的,靜靜的守在蘇齡玉的身邊。
蘇齡玉已經睡著了,睡著前,她很誠心的祈禱,求了所有她能想起來的神仙菩薩,天主阿拉,希望再睜開眼睛的時候,發現這只是一個玩笑。
如果連菩薩神明都幫不了她的話……,那等她再次醒來,她就該想想辦法,如何面對現實了。
再次睜開眼睛,蘇齡玉將心底那一點點小期待,全數埋藏得乾乾淨淨。
好吧,好歹比穿越前年輕許多,才十三歲,年輕就是本錢,也不全是沒有好處的?
「姑娘,您醒了?餓不餓?」青芝趕緊將一碗薄粥端過來,「這是……,龔嬤嬤讓人熬的,裡面還放了兩片參片。」
青芝覺得莫名其妙,龔嬤嬤是這個小院子裡最有權威的,她可是大夫人的人,從來都陰陽怪氣的苛刻姑娘,這會兒怎麼主動讓人送了人參粥來?
蘇齡玉卻顧不得那麼許多,接過來直接吃了起來,她實在是餓壞了。
等用了半碗粥,蘇齡玉才覺得自己是真的活了過來。
「青芝,妳說妳那裡有多少錢?」
青芝咬了咬嘴唇,「只……,只二十文。」
「二十文是多少啊?夠買一把粟米,一個瓦罐,一副銀針嗎?」
她實在不知這個朝代,二十文錢的購買力到底是多少?
青芝愣了一會兒,慢慢的搖了搖頭,「姑娘,這裡是秀山村,銀針要到鎮上才能買得到的。」
蘇齡玉點點頭,對於這個時空,她顯得有些弱智了。
嘖,沒有網購和快遞小哥的地方,她可怎麼活啊!
「妳且先去將粟米和瓦罐買來,至於銀針,以後會有別人給我送來的。」
蘇齡玉笑容可掬,看得青芝忍不住愣神,她已經有多久沒有見過姑娘這般笑法了?
姑娘明明才是蘇家正正經經的主子,卻被那些下人們作踐苛待,連吃食都剋扣著!
壓下心裡的心酸和不甘,青芝應了一聲,轉身出去了。
蘇家根本不在乎蘇齡玉的死活,在這樣的窮鄉僻壤,量她也翻不出花兒來。
因此對於蘇齡玉,倒並沒有看管的多嚴實。
她難道還能跑了不成?笑話,她可是做夢都想要回到蘇家的!
於是,青芝很容易弄來了蘇齡玉想要的東西。
晚上的時候,龔嬤嬤心裡泛著嘀咕,眼睛盯著要給那屋送去的吃食。
莫不是,那死丫頭在誆自己?她應該是隨口說的吧?自己近來噩夢連連,臉色確實不好,她是胡亂猜測的吧?
「等會兒,這飯食先放著,姑娘才剛剛醒來不久,不能吃太多,要餓一餓才好。」
小丫頭早已經習以為常,低聲應是,轉身出去了。
龔嬤嬤輕輕轉了轉左手,是了,一個被蘇家棄之如敝屣的人,她在想什麼?
還是趕緊完成了夫人交待的,回去蘇家才是正經事!
「龔嬤嬤,您在裡面嗎?」
青芝的身影從廚房外面走進來,手裡捧著一個小小的瓦罐。
「龔嬤嬤,這是姑娘讓我拿給您的,姑娘說,嬤嬤睡覺前,喝上一小盅即可。」
「這是什麼?」
龔嬤嬤皺起了眉,沒想到青芝並不答話,將瓦罐放下就走。
廚房裡,昏暗的光線中,那個顏色灰暗的瓦罐,像是有魔力似的,讓人挪不開眼睛。
「裝神弄鬼!」
龔嬤嬤不屑的笑起來,卻鬼使神差的沒有將瓦罐給打碎,而是踢進了一個不顯眼的角落裡。

※  ※  ※  ※  ※  ※  ※  ※  ※  ※

嘶啦──
龔嬤嬤的眼珠子暴突出來,眼睜睜看著自己左半邊身子,被生生撕扯裂開!
她的肚腸嘩啦啦的流了一地,被小鬼爭搶著往嘴裡送……
「啊──!」
龔嬤嬤猛的坐起來,滿頭滿臉的汗。
「嬤嬤,您怎麼了?」屋外有小丫頭詢問的聲音。
龔嬤嬤摸了摸自己的身體,還在!
可是下一瞬,她冷汗涔涔,她的左手,為何一點知覺都沒有了!
「瓦……瓦罐……」她精神恍惚的念叨,立刻掀開被子,赤著腳,往廚房裡衝。
翌日清晨。
「姑娘,我要了些熱水來,您喝一點。」
青芝端著一只白碗,送到蘇齡玉的面前。
她看著姑娘接過去,乖順的喝下,心裡一陣陣心酸。姑娘病才剛好,卻只能用白水充饑!
那些狼心狗肺的奴才,她們死後,一定會下地獄的!
蘇齡玉喝完,發現青芝在走神,她眨了眨眼睛,忽然抬手摸了一下她的臉,嗯,滑滑軟軟的。
青芝回過神,接過空碗,不明所以的歪了歪頭,「姑娘可是有什麼吩咐?」
「呵呵,青芝,妳陪我說說話吧!」
蘇齡玉笑咪咪的看著她,臉上沒有一點兒被苛待後的憤慨。
她很高興啊,對她忠心的丫頭長得漂亮,她看著就高興,呵呵呵。
青芝卻以為,姑娘是悶壞了。
於是她搬來一個繡墩,坐在床邊,跟蘇齡玉有一句沒一句的閒聊。
「我的母親,是什麼樣的人?」
「姑娘……」青芝怔住,姑娘竟然主動提起了姨娘!她不是因為蘇家人的態度,都不願承認姨娘的嗎?
「青芝,我經歷了這麼多,也該懂事了。」蘇齡玉表現的無比誠懇,「有些事情,是我想得太幼稚,妳告訴我好不好?」
「好!只要姑娘想知道,青芝什麼都告訴姑娘。」
蘇齡玉心中嘆息,看青芝如此激動的模樣,這身子從前的主人,要不懂事到什麼程度啊?
從青芝口中,蘇齡玉大概瞭解了一個大概。
瞭解了之後,對身體的原主,已經不是嘆息了,而是唾棄。
嗯,她不死誰死?
蘇齡玉的母親傅九如,是個有錢人家的姑娘。
傅家在江南一帶十分有名氣,江南織繡行當的領頭人,家裡可謂家財萬貫。
當時的蘇家,一貧如洗,似乎還惹上了什麼官司,連個疏通的銀子都沒有。
如此困境,直到傅九如嫁過來才得到緩解。
不僅如此,從那時候開始,蘇家一路蒸蒸日上,從一個只有清貧名聲的家族,成為如今一方名流。
蘇齡玉摸了摸光潔尖巧的下巴,「所以,蘇家是用了我母親的錢發財的?」
青芝面色微囧,卻也不曾反駁。
然而傅九如對蘇家的幫助,對蘇家人來說,是恥辱。
士農工商,蘇家自詡清貴,卻不得不靠著一介商戶之女崛起,關鍵是這商戶之女,性格也太霸氣了一些。
「姨娘當時在蘇家,說一不二,姑娘的地位,也絲毫不比大夫人的女兒差,姨娘常說,她不在乎蘇家的想法,只要能讓姑娘順順利利出閣,她就沒什麼好盼的了。」
青芝目光暗淡,只可惜,姨娘並沒有撐到那一日。
傅九如過世之後的事情,蘇齡玉選擇性的想要遮罩,青芝說得隱晦,可再隱晦,蘇齡玉都有些忍受不了。
蘇齡玉那會兒年紀小,又被傅九如嬌養著,一下子沒了依靠,軟硬威逼之下,很容易被洗腦。
她也開始仇視自己的母親,尤其是傅家人來要說法,蘇家人就將蘇齡玉給推了出去,義正詞嚴的將傅家的人給趕走。
傅家負氣離開,轉眼,她就被送去了別苑養病。
呵呵呵,活該,死得一點兒不冤!
要不是這肉身現在是自己的,蘇齡玉都有心抽上兩個耳光。
「後來呢,傅家就沒有再來人了嗎?」
「後來傅家應該也有派人來過,只是都被蘇家的人給擋回去了。」
青芝說完,看到蘇齡玉臉上晦暗不明的神情,忍不住安慰。
「姑娘您別擔心,只要回了蘇家,就能再見到傅家的人,傅老夫人最是心疼姑娘的娘親,一定會為姑娘做主的。」
這話,蘇齡玉聽著都沒有底氣。
回去蘇家?那是那麼好回去的嗎?
不過她也沒拆穿,只點了點頭,「好。」
青芝眼裡的光芒,又暗淡了一些。
她雖然這麼跟姑娘說了,可是,到底該如何做才好?如今,龔嬤嬤連飯食都不讓人送來了,姑娘的身子,怕是撐不住的。
「青芝姑娘,妳在裡面嗎?」
門外,忽然有人輕喚,聲音和顏悅色,青芝居然沒聽出來是誰。
「姑娘,我去看看。」
蘇齡玉點點頭,在她身後,露出一個淺淡的笑容。
她低下頭,動作輕柔的玩著自己的指尖,蒼白、乾澀,營養不良導致指甲旁邊生了許多肉剝。
之前的蘇齡玉做過的錯事,她可以當成前塵往事,聽一聽就忘了。
重要的,是以後。
自己接手了這具身體和身份,總不能還過著委屈的日子。
好不容易多了一條命,怎麼活不是活?她就想錦衣玉食,遊手好閒。
不過在這之前……
蘇齡玉聽到青芝急促的腳步聲,嘴邊的笑意慢慢擴大。
好日子,總會來的。
「姑娘!姑娘!」青芝手裡提著一個食盒,臉色急切的走回來,「龔嬤嬤讓人送飯食來了。」
蘇齡玉點了點頭,眼睛盯著食盒猛吞口水。
她也不想這麼不矜持,實在是……,餓啊,感覺自己能吞下一頭牛的餓。
青芝將食盒打開,從裡面將飯菜取出來放好,然後又愣住了。
「怎麼會……」她臉上一片慘然,難道說,大夫人是要光明正大的害死姑娘了嗎?她是想給姑娘下毒!?
一碟子燉得酥爛的小雞蘑菇,香氣四溢,一碗紅豆銀耳粥,一碗銀魚蛋羹,還有一個小盅,裡面是雪白的魚湯。
這樣的菜色,怎麼會出現在她們的屋裡?若說沒問題,青芝根本不信!
「姑娘,您別怕,我這就去找龔嬤嬤!」
青芝氣得臉色發白,恨不得將這些東西,給那些惡人生生灌進去!
然而蘇齡玉卻吞了吞口水,眼睛裡都要放光了。
「無妨,她們沒那個膽子害我,否則早動手了。」
蘇齡玉儘量掩飾住垂涎欲滴的眼神,抬頭看了看青芝,「我餓了。」
青芝雖然覺得姑娘說得也有道理,可是,如果沒有問題,龔嬤嬤為何會讓人送這些過來?
她忽然領悟,莫非,是那個瓦罐?
空虛的胃總算得到了滿足。
蘇齡玉靠在床頭,滿血復活。
「姑娘,還有好些呢,我先收起來,等姑娘餓了再吃。」
蘇齡玉心中酸澀,她們是餓了多久,才會讓青芝有這樣的習慣?
「用不著,妳都吃了,從今往後,我不會餓著妳的。」
青芝眨了眨眼睛,對上一雙讓人驚嘆的眸子。
剛剛的話,是從姑娘的口中說出來的嗎?
姑娘能有這份心,青芝覺得,她就是現在死掉都願意了,哦,只是還是不甘心,她若是不在了,誰來保護姑娘呢?
「青芝,姑娘可在屋中?」
屋外又傳來聲音,青芝這回聽清楚了,是龔嬤嬤的聲音。
蘇齡玉忍不住笑起來,卻輕輕的合上眼睛,「就說我睡了,讓她以後再來。」
青芝以為龔嬤嬤會大動肝火,畢竟在龔嬤嬤的心裡,早已不將姑娘當做是主子。
誰知道她說完之後,龔嬤嬤卻毫無動怒的跡象。
「這樣啊,那我就不打擾姑娘休息了,勞煩妳跟姑娘說一聲,若是得了空閒,我再來給姑娘請安。」說完,龔嬤嬤退了出去。
她的腰微微彎著,從沒有過的恭敬,看得青芝心裡一陣恐慌。
這些人,是又打算做什麼嗎?
然而這一次,青芝卻想錯了。
龔嬤嬤的態度,就真的忽然完全改變了,這一變,就是整整兩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