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值好書

定價:380元
特價:380元
面對失敗挫折,與其整天抱怨,不如積極改變自己,只要你調整自己的心態,最終一定能夠成就亮…More...
定價:380元
特價:380元
一名年輕女子的尖叫聲拉開了序幕,但場景卻只有一名壯漢橫屍。 連續神秘殺人事件與一名失憶女…More...
定價:270元
特價:270元
微漫 繼《反嫁》《醫世榮寵》後,繪就逗趣歡快小甜文   網路畫家穿成可憐小千…More...

首頁書籍檔案飛燕文創華文小說龍套少女要修仙!(03)
書籍封面

龍套少女要修仙!(03)

  • ISBN9786263111516
  • 書籍類別華文小說
  • 出版社飛燕文創
  • 出版日期2022-03-04
  • 作者貓邏
  • 譯者-----
  • 語言正體中文
  • 裝訂方式平裝

定價:250元
悅讀價:250

  • 書籍簡介
  • 免費試讀

去劍神祕境尋寶囉!

劍神祕境真危險,到處都有劍氣、罡風和怪物肆虐!

不過這裡的寶藏也多,劍胎、靈物、傳承……數都數不盡!

難怪有那麼多人明知道祕境危險也要來!

 

咦?墨陽竟然知道天靈族的位置?

也對,造化族跟天靈族可是好朋友呢!

這樣一來,就可以把老祖宗送回天靈族的族地去休養啦!

第一章  相約三百年

第二章  鍛造師修力特的因果傳承 031 第三章 艮山木與飛雲藤

第四章  胎體交易

第五章  天靈族 

第六章  萬古峰嫡傳弟子聊天群

第七章  花魁宴宣傳

第八章  初賽第一!

第九章  突然發現,我很喜歡你

後記

第一章 相約三百年

風歌和墨陽在劍神祕境遊歷了四個多月,順順利利,沒什麼波折就找到一塊帶有劍氣和道韻的冰屬性劍胎!
根據墨陽檢測,這塊劍胎已經有微弱的靈識形成,只是還沒到覺醒的地步,往後化靈的機率很高,可以好好蘊養。
風歌開開心心地將劍胎收入空間裡,並重新打起精神,準備繼續找第二塊、第三塊、第四塊……
在劍神祕境的日子其實並不無聊,她每天都要進行《風雲遊》的修煉,尋找劍胎和休息地點時也經常遇見怪物襲擊,戰鬥的時候,墨陽會在旁邊看顧,並在戰鬥結束後進行指點,一段時日下來,她的戰鬥水準噌噌噌地上升,這也算是另類的收穫了。
只是往後幾個月,風歌他們都沒有再收穫一塊劍胎。
「……還以為找到第一塊劍胎,有一個好的開局,之後也能順利地找到其他劍胎,怎麼鍛劍的材料找到一堆了,餵養劍胎的靈物也找到一堆了,甚至還遇到兩種劍術傳承,可是就是找不到劍胎?」
傍晚休息時,風歌鬱悶地嚷嚷。
墨陽笑著摸了摸她的腦袋,安撫道:「劍胎本就難尋,更何況妳要找的是有靈識形成的劍胎。」
他們這一路過來,其實見到不少劍胎,但是那些劍胎不是屬性不合、就是資質不好,要不就是沒有生成靈識……
風歌並不貪心,不符合她要求的劍胎,她都沒有收取,讓它留在原地等待有緣人。
「在那麼多條件限制下,我們能找到一塊讓妳滿意的劍胎,已經是相當幸運的了。」
更何況他們除了劍胎之外,還意外闖入一個前輩的洞府,獲得了坐化的前輩所留下的兵器、藏書和鍛造材料,以及各種滋養劍胎的靈物,要是加上那些,他們這趟已經能說是大豐收了。
「說實話,按照妳的各項要求,我們一年內能夠找到一兩塊合適的劍胎,便已經是得天之幸了。」
「……」風歌抿了抿嘴,低頭不語。
她也知道她的要求太多,可是這是要給弟弟的東西,還是相伴他一生、與他未來息息相關的寶物,她怎麼能夠不挑剔呢?
她原本也已經做要花費幾年找尋劍胎的準備,不過可能是之前那麼短的時間就讓她找到一塊極好的劍胎,一下子提高了她的期待值,這才讓她的心思浮躁起來,而後又因為許久沒能找到劍胎而覺得失落。
「要有耐心,要有耐心……」她拍了拍臉頰,用些許疼痛提醒自己。
「打這麼用力做什麼?」墨陽捧著她的臉,目光透著譴責,「不只要有耐心,還要有運氣。」
靈力一轉,風歌臉上打出的紅印子消失了。
「就算之後都沒有收穫,妳也已經得到一塊不錯的劍胎了,不用著急。」
「一塊不夠啊……」風歌面露糾結,「要是劍胎跟我弟無緣……」
「那就讓他自己來找。」墨陽直接拍板定案,「我們在這裡找三年,要是三年後還是沒能找到,那就讓他自己來找。」
三年後,凌雲的實力怎麼樣都會有所成長了。
「可是你不是說要無垢境才能進來嗎?」風歌皺眉回問。
雖然她對自家弟弟的資質和成長很有信心,可是她現在已經不是修真小白了,自然知道要修煉到無垢境並不容易,除非弟弟跟她一樣是得天眷顧的特殊種族,不然三年時間真的不夠。
「有我跟妳保護他,足夠了。」墨陽回道。
原來是加上我啊……
風歌點點頭,又突然停頓住。
「那我之前說要帶他一起過來,你說不可以……」
墨陽輕嘆一聲,略顯無奈地解釋,「那個時候妳才剛晉升無垢境,而凌雲連金丹都不是,現在妳已經提升到無垢境後期,三年內必定突破,而三年後,凌雲應該也能步入金丹……」
總結就是,三年後,你們兩隻菜鳥的實力都提高了,安全係數增加,自然能再多帶一隻菜鳥。
「而且我在這裡找到不少好材料,可以製作元骨符,保護凌雲。」
這元骨符才是讓凌雲進入劍神祕境的底氣。
「元骨符?那是什麼?」風歌好奇地詢問。
「元骨符源自上古之前,最早是上古天巫所使用的一種法器,以獸骨製作而成。」墨陽簡單地解釋道:「後來逐漸演化,前人添加並開發許多功能,元骨符變成集陣法、符籙、術法、丹藥和機關的存在。」
「這麼厲害?不管我想要鑲嵌什麼都可以?不會互斥嗎?」風歌詫異地詢問。
陣法、符籙、丹藥、機關之所以被分門別類地區隔開來,就是因為它們的特性獨特,難以合併使用。
「不會互斥。」墨陽頓了頓,又道:「我說的那些功能只是讓妳清楚它的作用,只是一種譬喻,實際上它是一種驅使和運用天地法則的存在,製作方式跟妳現在學的那些並不相同。」
元骨符是一套完整的體系,既然是完整體系,自然就不會有排異的情況產生。
「我懂了。」風歌點頭表示理解,又有些期盼地問:「我可以學元骨符的製作嗎?」
「當然可以。」墨陽欣然應允。
元骨符在外界或許相當珍貴,但是對造化族來說,這並不是什麼需要保密的技能,造化族的孩子最早學習的就是製作各種道具,其中便包括了元骨符,之後才慢慢擴展,變成製造城池、製造空間、製造活物、製造天地萬物……
增添了元骨符的製作學習後,風歌在劍神祕境的生活變得忙碌起來,清晨修煉,白天尋找劍胎,晚上學習元骨符,可以說是忙得團團轉,一天十二個時辰完全不夠用。
而風歌原先因為找不到劍胎而變得焦躁、煩悶的情緒,竟然在忙碌中漸漸安定下來,甚至連心境都小小地上升一截。
「……都是閒的。」風歌捏著剛製作好的元骨符感慨道。
「什麼?」
「我是說,我之前會那麼煩躁,都是因為這裡的生活太過枯燥乏味。」風歌笑著解釋道:「你看,現在忙碌起來以後,我反而都不急著找劍胎了。」
墨陽也跟著笑了,「看來以後妳心情煩悶的時候,可以找點事情轉移妳的注意力。」
「哈哈,你這是什麼直男發言,小心以後找不到道侶!」風歌調侃地大笑。
「不然道侶心情不好的時候,我應該怎麼做呢?」墨陽虛心求教。
「哄她啊,陪她玩啊!或是分享一些有趣的事情,再不然帶她去逛逛街、看看漂亮的風景也不錯……」
「受教了。」墨陽認真地將風歌的話記下。
見墨陽態度認真,風歌反而覺得有些尷尬,她原本是在開玩笑的,結果對方卻當真了。
「咳!我剛才說的方式並不適用每一個女修,每個人的性格都是不同的,你還是要自己多觀察、多瞭解道侶喜歡的東西。」風歌提醒道。
「好。」
「你有喜歡的人了?」
「有。」墨陽笑盈盈地看著她。
「認識很久了?你受傷以後還有跟對方聯繫嗎?」風歌好奇地追問。
「是在我受傷以後認識的。」
「她知道你受傷?」
「嗯,她知道,她還為了我的傷勢奔波,想方設法地為我找藥。」墨陽不介意多透露一些情況,好讓風歌知道他的心意。
「為你找藥?我怎麼沒見過有人……」
風歌愣了一下,而後才後知後覺地反應過來。
「我這麼問,你可能覺得我有點自戀、厚臉皮,不過……你是在說我嗎?」
她指了指自己,表情相當茫然。
「你喜歡的人是我?」
「是妳。」墨陽篤定的點頭。
「你在追求我?」風歌指了指他,又指了指自己,再度確認。
「對,希望妳能給我一個機會。」
「還真是看不出來……」風歌張了張嘴,突然不知道要說什麼。
「什麼看不出來?看不出我在追求妳?」
「對啊!」風歌點頭,「你跟我相處的時候像朋友,一點也沒有追求人的那種曖昧感。」
「……」墨陽無奈苦笑,「第一次追求道侶,手段不熟練,還請多多包涵。」
「好說好說。」風歌笑嘻嘻地回道:「我也是第一次被人這麼追求,沒反應過來,也請見諒。」
兩人沉默地對望幾秒,而後齊聲笑了出來。
「妳答應我的追求了?」
即使已經猜出風歌的想法,墨陽還是想聽她親口說出。
「對。」風歌點頭,又補充道:「我確定我對你有好感,但是這份好感最終會不會變成愛情,我也不確定,我想要給彼此一個機會,卻也不想就此把你綁定了,那樣對你不公平……」
聽風歌這麼說,墨陽原本以為對方會答應的信心瞬間動搖,開始緊張起來。
「我們訂個期限吧!」風歌皺著眉頭,做出了決定。
「期限?」墨陽懸著的心平復了一半。
「對,定一個期限,要是期限到了,我還只是將你當成朋友,沒有動心,那我們就繼續當朋友,當然,要是你沒辦法接受,我們也可以當陌生人。」
並不是每個追求者都能夠在追求失敗後,還願意跟喜歡的人當朋友的,這一點風歌也能理解。
「妳這樣……聽起來不像是新手啊!」
知道風歌並不是要拒絕他,墨陽瞬間安心了,也有心思與她打趣。
他才提出追求的想法,風歌就已經把後續情況打算好了,而且看起來還挺熟練的。
「偶像劇看多了,自然就清楚會發生的情況了。」風歌聳肩回道。
雖然偶像劇會將很多事情美化、誇張化,甚至是誤導人,但是如果不要將自己放在主角的立場,而是放在配角的角度,其實就可以看見部分愛情的真實面貌。
求而不得,因愛生怨,因不甘而痴纏,因背叛而怨恨……多麼鮮明的展現啊!
「三年太短了,三百年可好?」墨陽開始跟風歌討價還價。
「三百年也太長了吧!三百年後我們都老了!」風歌難以置信地瞪大眼睛。
「怎麼會?妳別忘了我們的種族。」墨陽糾正著她的時間觀念,「天靈族的幼生期是一百年,青年期是一千年,成年期就更長了……」
「等等,按照你這麼說,我不就還在幼生期?」風歌更訝異了,原來她還是個寶寶啊?
而眼前這個男人竟然想要追求寶寶?
風歌眼中明白顯露出「衣冠禽獸」、「人面獸心」這樣的詞彙。
「不,妳誤會了。」察覺到風歌似乎有不好的想法,墨陽連忙澄清,「雖然不清楚妳是怎麼回事,但我很確定妳已經步入青年期。」
雖然就算風歌處於幼生期,墨陽也不會動搖心意──畢竟他們對於命定伴侶的感應源自靈魂,不是年紀──但是他也不想讓自家小伴侶將他當成變態看待。
「怎麼可能!我現在還不到二十歲!」風歌瞪大眼睛反駁。
就算加上前世的年紀,她也還不到五十歲!她還小呢!
「天靈族的年紀是按照靈魂的成長來看。」墨陽哭笑不得地解釋道:「妳的前世年紀加上此世歲數,以及妳從死亡到投胎的間隔,加總起來應該已經超過一百歲了。」
墨陽相信自己沒有判斷錯誤,他真的不是禽獸!
「……這麼說也許有可能。」風歌略顯遲疑地附和。
她並不確定,自己是死亡後就立刻投胎,還是中間有個過渡期,如果把這段過渡期加上去,或許……
「原來我已經一百歲了,感覺好老。」風歌捧著臉哀號。
「……」墨陽被刺中了心臟,要是一百歲就算老,那他……
不不不,他還在青年期呢!現在正是青春洋溢、朝氣蓬勃、風華正茂的時候,他、一、點、都、不、老!
「那就約定三百年了。」
墨陽故作正經地將話題拉回,並自顧自地定下約定。
「當然,要是妳三天後就發現喜歡上我了,我也會很高興的。」他笑著補充道。
「好。」風歌沒有拒絕這項約定。
其實就算現在讓她答應墨陽的追求,她也是願意的,畢竟墨陽對她真的很好,而且他的相貌是她喜歡的,性格也跟她合得來。
只是墨陽是衝著結婚(結契當道侶)的想法追求她的,她總該弄清楚自己的感情再作回應,不然要是草率地答應了,往後卻又遇上了「真愛」,不管是繼續跟墨陽在一起或是分開,總是讓人不愉快。
風歌的性格偏理性,是屬於結婚前要先寫好協議書、分割好雙方財產的那種,雖然這麼做有些過於疏離,但是她覺得,結婚前,雙方把自己的底限條列清楚,總比日後為了這些事情爭吵、怨懟要來得好。
她不是精明的人,也不擅長猜測他人的心思,為了避免以後覺得後悔或是委屈,在約定終生之前,先把自己顧慮的、不安的、不喜的情況說明清楚,對方要是不願意接受,那就算了,大家各自安好,要是願意接受,那就試試。
她就喜歡這種簡單明瞭的模式。
「要是三百年後我還是拒絕了你,你會怎麼樣?」風歌突然有點好奇。
「那就再來一個三百年之約。」墨陽微笑著回道。
風歌被逗樂了,「你這是死纏爛打啊?小心被揍!」
墨陽牽起她的手,貼在自己的臉頰上,深情款款凝視著她。
「妳捨得揍我?」墨陽略帶調皮地朝她眨眨眼。
風歌:「……」捨不得,還真是捨不得!
要她對著這麼一張帥氣的臉下手,她真的不忍心。
網路上那個對比怎麼形容的?
同樣是尾隨女生,長得好看的帥哥就叫做「保護跟隨」,長得難看的就叫做「變態尾隨」!
現在墨陽也是這樣。
要不是他的顏值逆天,又剛好對了風歌的喜愛,換成一個樣貌普通的人說出這番話,肯定會讓人覺得厭惡、噁心外加翻白眼!
「你就仗著臉好看耍賴吧!」風歌捏了一下他的臉頰。
墨陽的肌膚白皙柔滑,風歌覺得指尖像是碰觸到玉石,滑膩溫潤,手感非常好,讓她有些愛不釋手,多蹭了兩下才收手。
「我不只臉長得好看,其他地方也好看。」墨陽一本正經地回道。
「……」
風歌覺得他在開黃腔,可是看墨陽的表情正經,好像不覺得自己說錯了什麼,她又默默地將疑問咽回。
大概,墨陽真的覺得他全身上下無一處不美吧!
風歌猜想的沒錯,墨陽是真的這麼認為。
修煉到他這樣的境界,容貌和身體會被調整到最佳狀態,沒有絲毫瑕疵,所以他認為除了臉之外,其他部位的「美貌度」也不差,足以吸引「喜好美色」的風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