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值好書

定價:380元
特價:380元
面對失敗挫折,與其整天抱怨,不如積極改變自己,只要你調整自己的心態,最終一定能夠成就亮…More...
定價:380元
特價:380元
一名年輕女子的尖叫聲拉開了序幕,但場景卻只有一名壯漢橫屍。 連續神秘殺人事件與一名失憶女…More...
定價:270元
特價:270元
微漫 繼《反嫁》《醫世榮寵》後,繪就逗趣歡快小甜文   網路畫家穿成可憐小千…More...

首頁書籍檔案飛燕文創華文小說詭秘之主(07)尋找愚者
書籍封面

詭秘之主(07)尋找愚者

  • ISBN9786263116276
  • 書籍類別華文小說
  • 出版社飛燕文創
  • 出版日期2022-04-15
  • 作者愛潛水的烏賊
  • 譯者-----
  • 語言正體中文
  • 裝訂方式平裝

定價:250元
悅讀價:250

  • 書籍簡介
  • 免費試讀

「幫我尋找那些信仰『愚者』的人,當然,他們也可能追隨『灰霧之上的神秘主宰』、『執掌好運的黃黑之王』,只要獲得一點線索,就立刻告訴我,我給予的報酬將超乎你們想像的豐厚!」

 

貝克蘭德的非凡者聚會上,A先生突然發起尋找愚者眷者及信徒的懸賞,正好在場的佛爾思驚疑不定,得知消息後的克萊恩卻是從容淡定,因為這世界上僅有的愚者眷者及信徒,正是他自己,根本無跡可尋!

 

比起極光會對愚者的懸賞,「惡魔」的報復才是克萊恩真正需要解決的問題…

第一章    探索夢境

第二章    大航海家羅塞爾

第三章    時之蟲

第四章    淨光兄弟會

第五章    誘人的蘑菇

第六章    神啟

第七章    私家偵探的宿命

第八章    一個值得慶幸又非常無奈的事實

第九章    大膽假設

第十章    紛至沓來

第十一章  訪客們

第十二章  阿羅德斯
第一章 探索夢境

在克萊恩的解釋和寬慰下,艾倫放心了不少,準備再觀察幾天,看是否還會做類似的噩夢。
微笑將這位知名外科醫生送出大門後,克萊恩的表情突然變得沉凝,似乎在思考什麼事情。
他剛才對夢境的解讀沒有問題,漆黑的高塔、重重阻攔的牆壁和大門,以及銀白的巨蛇,確實象徵著威爾.昂賽汀被某樣事物威脅著的處境,象徵著這個孩子害怕無助,試圖躲到層層防護後的心態。
但問題的關鍵在於,這大概率不是艾倫醫生的靈性自主獲得的啟示,否則他不可能等到昨晚,等到翻出那隻千紙鶴,才做這樣的夢,早在威爾.昂賽汀出院前,早在他的靈性無意識間察覺到某些奇怪的事情時,就應該有類似的發展。
所以,克萊恩懷疑這場夢境是別人灌輸給艾倫醫生的,媒介就是那隻千紙鶴!
克萊恩開「靈視」仔細觀察過這件手工藝品,但沒發現它有任何靈性光彩,不過,他的靈感,他的直覺,都告訴他那隻千紙鶴有些奇妙的地方,也許涉及了最虛無最難以把握最值得敬畏的命運。
那個叫做威爾.昂賽汀的小孩不簡單啊……看來神奇的很可能不是那副塔羅牌,而是他本身……銀白色巨蛇是危險的象徵,這事又與倒霉、幸運等因素有關,難道它代表著「水銀之蛇」,「怪物」途徑的序列1,「水銀之蛇」?
克萊恩思緒發散開來,卻又無法肯定任何事情。
他轉而分析起夢境是怎麼灌輸的問題。
以克萊恩目前的神秘學造詣,這並不是什麼太複雜太難以理解的事情,他很快就有了思路。
「首先可以排除怨魂幽靈的影響,那會讓艾倫醫生的氣場顏色染上或淺或深的黑綠,而我剛才沒有發現這方面的跡象。」
「能讓夢境主人不出現異常情況的灌輸大致有兩種辦法,一是類似『夢魘』的非凡能力,像隊長那樣,靠引導來達成目的,而且本身不能參與得太深入,否則同樣會留下痕跡,二就更巧妙更高階了。」
「夢境的原理是,星靈體遨遊靈界,讓平時無意識注意到的某些細節在外部的刺激下,轉化為具備象徵意義的啟示,或者,直接從外部獲得一些與自身相關的啟示,然後將它們告訴精神體,告訴本身靈體,而由於主人正處於睡眠狀態,這就會以夢境的形式出現。」
「所以第二種辦法就是通過靈界來灌輸!」
「先用某些神奇的手段,製造出自身需要的啟示,接著自然地讓目標的星靈體在遨遊靈界之時獲得,反饋回去,那樣一來,目標就能夢到別人想讓他夢到的場景,而外在不會有一點痕跡。」
「這是目前的我辦不到的事情,哪怕是能略微撬動灰霧之上些許力量的靈體狀態,也不行。」
克萊恩頓了一下,又新增上了一個有可能的猜測:
艾倫醫生被人通過千紙鶴暗示了,一旦翻找出它,就會做相應的夢境。
這個倒是好確認,只要我對艾倫醫生使用「通靈術」,應該就能發現相應的痕跡……不過,對他用「通靈術」會不會不太友好?或者向烏特拉夫斯基神父借那枝「心魘蠟燭」?不對,認出我身分的是那隻吸血鬼,狂熱的人偶愛好者埃姆林.懷特,不是肌肉結實,如同巨人的烏特拉夫斯基神父……
克萊恩收回思緒,考慮起接下來該怎麼做。
他決定等下去灰霧之上占卜危險程度,如果可以接受,那今晚就潛入艾倫醫生家,利用「夢境符咒」等手段暗中觀察,看夢境的來源是直接的引導,還是間接的偽造。
不過,以克萊恩的實力和層次,要找到後者的痕跡相當困難,他自己都沒有太大的信心。
這不是說坐到艾倫醫生的旁邊並進行冥想,星靈體就能和他遨遊同一處靈界,這必須有足夠的定位才能辦到。
根據《秘密之書》的描述,靈界的存在是相當奇妙的,它和現實世界完全重疊,全部重疊,所以每個人隨時都能從靈界獲得啟示,但靈界沒有上下左右之分,過去、未來和現在都有可能在這裡交匯,就像是無數知識無數資訊無數虛幻的靈聚集壓縮而成的古怪海洋,和正常概念正常邏輯裡的「世界」截然不同。
正因為如此,從靈界獲得的啟示只能是各種象徵,而非直接的答案,也正因為如此,每個人的星靈體會遨遊靈界哪一部分,不僅僅與本身所在的地點,所處的時間有關,還和身體、精神目前的狀態密切相連,沒有對應的定位辦法,想於靈界鎖定並找到某個人的星靈體是不可能成功的,哪怕你就在對方身邊。
也正因為如此,星靈體遨遊靈界也是有侷限的,是不敢太過深入的,它一旦迷失,回不到身體,主人就會變成癡呆者,更嚴重的則會成為植物人。
而想身體也進入靈界,以此為跳板完成傳送,更是艱難,稍不留神就會迷路,永遠也回不到現實世界,直至腐爛死亡。
呼……克萊恩吐了口氣,暫時將問題拋到了腦後。
他掏出懷錶,看了下時間,發現自己思考得太久,早餐都涼透了,而邁克記者到現在都還沒有來,這說明委託大概率會推遲一天。
本著不浪費的精神,克萊恩吃完了剩下的那些食物,然後去灰霧之上做了次占卜,詫異地得到這事一點危險也沒有的啟示。
做完這一切,約定的時間已經超過,他不再猶豫,換上厚重夾克,戴好鴨舌帽,拿上單詞冊,離開了明斯克街十五號。
他最初的計劃是,陪邁克.約瑟夫到東區採訪時,找機會給老科勒一些暗示,讓他不要提自己曾經承諾幫麗芙尋找女兒的事情。
至於麗芙一家,則由老科勒去提醒。
而現在,邁克將事情推遲了一天,克萊恩也就更加從容了,不再擔心會出現失誤和意外。
……
結合老科勒提過的地址,克萊恩根據占卜獲得的啟示,進入東區深處,在一道道或警惕或戒備,或麻木或貪婪的目光注視下,找到了那個位於三層的房間。
這裡擺著兩張高低床,地上還鋪著一些破舊的床褥,每個空餘的地方都堆滿了雜物。
克萊恩直接望向最裡側那張高低床的下鋪,喊了一聲,「老科勒。」
刷地一下,老科勒翻身坐起,驚喜地靠向門邊。
「您果然來了,昨天給您送了那封信後,我就猜到您今天會來找我,所以我沒去碼頭,一直等在家裡。」
好嘛,不用我再考慮怎麼編謊話來解釋我直接到這裡找你的原因……
克萊恩環顧一圈,轉而說道:「老科勒,以你現在的收入,完全可以租更好的房間,換更好的地方,為什麼只是從地鋪換成了高低床?」
「那些錢大部分是要幫您收集訊息的。」老科勒笑笑道,「而且我不再年輕,我得為以後身體徹底衰弱下來攢些錢。」
克萊恩默然了兩秒,道:「你可以考慮買些保險,比如那個『孤寡老人救助險』,它能讓你在真正老去後,每週都領到一份至少能填飽肚子能睡在房間內的錢。」
這個世界的保險業在第四紀就有萌芽,經過羅塞爾大帝的推動,現在已經較為成熟,主要有海運貿易相關的各種保險、火災險、傷害險,還有以不同名義出現的養老險等,整體更集中於富翁和中產。
「這我知道,我還是個工人的時候,每週都會交三便士的保險費,但後來沒了收入……」老科勒感嘆道。
他現在最大的問題就是收入不穩定,不知道來自偵探先生的線人費會在什麼時候中斷。
克萊恩也沒法承諾什麼,指了指外面道:「我們去麗芙家,把單詞冊還給那個女孩。」
出了房間,克萊恩狀似隨意地提了一句,「真是讓人笑話啊,我前天才說做次義工,幫忙找黛西,結果昨天她就被警察送回來了,以後不要提這件事情,我可不想被人笑話。」
「好的。」老科勒先答應了下來,接著才道:「您的好心和善良不會有人笑話的。」
穿過一條條骯髒的街道,兩人來到了麗芙家,克萊恩看見剛被解救出來的那位少女又開始了隨時可能燙到自己的熨衣物工作,看見這裡晾著的衣物一件件垂下,滴著水珠,與之前沒什麼兩樣,一時竟不知道該說點什麼。
「黛西。」過了一陣,他才開口喊道,「妳的單詞冊。」
黛西眼睛一亮,可又不便離開,忙碌了一陣才停止工作,來到門邊,不斷說著「謝謝」。
等麗芙和弗萊婭也放下手頭的工作,過來表示了感謝,克萊恩才將剛剛對老科勒說的那番話重複了一遍。
得到肯定的回答後,他拿出早就準備好的二鎊零錢,遞給了麗芙。
「明天會有位記者來採訪黛西,這是他預先給的報酬,不過妳們不要當著他的面提,要不然很多事情不好處理,呵呵,他明天說不定還會再給一些,但沒有這麼多了。」
「這,不,我願意揭發那個壞蛋的惡行,不要錢!」黛西猛地搖頭道。
克萊恩笑了一聲,「這是規則,不能破壞規則,明白嗎?」
他轉而看著麗芙道:「收下吧。妳的想法很對,只有黛西和弗萊婭認識更多的單詞,學到更多的東西,妳們才能擺脫現在的處境。」
他本來準備說很多事情,想建議麗芙一家搬去東區邊緣,反正請得起人洗衣服的顧客不會住在東區,但最終什麼都沒提。
他本來打算給對方更多的幫助,可還是克制住了自己的行為。
類似麗芙一家的人,在東區何止幾千,有幾萬、幾十萬,甚至上百萬,單純的個人想幫助他們,哪怕是大銀行家,也激不起什麼水花,而這只是東區,上面還有整個貝克蘭德,還有魯恩王國。
「……謝謝,替我謝謝那位記者先生。」麗芙沉默了一陣,收下了那筆錢。
克萊恩沒多停留,匆匆離開,似乎這裡藏著一個鬼怪,會吞噬他的心靈。
和老科勒一起走到外面後,他回頭看了一眼,忽然吐了口氣,小聲說道:「從來就沒有什麼救世主……」
「什麼?」老科勒沒聽清楚地問了一句。
克萊恩目視前方有些坑窪的道路,自嘲地呵了一聲,「沒什麼。希望麗芙一家能擺脫現在的處境,過得越來越好。」
他剛才確實是有感而發,作為大吃貨帝國新時代的接班人,想到革命,想到發動群眾,想到改天換地,是再正常不過的本能反應,可仔細想想,具體問題具體分析,他又覺得僅靠貧民是無法自救的,因為這個世界存在超凡力量,而且有的相當詭異,不是靠槍炮能夠解決的,就像「異種」途徑的序列5「怨魂」一樣。
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受限於非凡特性守恒定律,受限於材料的獲得,超凡力量無法普及,人數的優勢難以轉化為有效的戰力,而即使能夠普及,只要失控問題不解決,也同樣會帶來災難。
如果不存在高序列強者,這些其實都有辦法在一定程度上解決,可是,現實世界不僅有半神半人,還有各種讓人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封印物,而且,神靈真真實實,高高在上。
這樣一來,貧民用罷工遊行等手段抗爭,還不會有太大問題,可一旦拿起武器,建立軍隊,必然遭遇難以抗衡的反撲,大規模的天災、大規模的心理暗示不是不可能出現。
而能與官方非凡機構抗衡的又多是隱秘組織,往往自帶邪惡屬性,與他們合流,死亡或許還不是最悲慘的結局,所以,走革命這條路,要想成功,最有希望的辦法是爭取到某個或某幾個教會的支持。
僅靠罷工和遊行,既得利益階層又能做出多少讓步呢?收買會相對容易很多……倒是上次「真實造物主」差點藉助貧民們的悲慘處境降臨貝克蘭德的事情,讓女神教會和知情貴族們似乎有了些觸動,這從邁克記者接受的調查任務和「正義」小姐反饋過來的情況可以窺見一二……
克萊恩漫無邊際地想著東區、碼頭區和工廠區的事情。
到了最後,他忍不住嘿了一聲,於心裡感嘆道:「想來想去,還是藉助邪神降臨的威脅,最有可能為貧民們爭取到處境的改善。」
「但邪神又是最迫不及待想汲取他們血肉,吞噬他們靈魂的存在,最有可能帶來誰都逃不掉的災難。」
「這還真是一個絕妙的諷刺。」

皇后區,霍爾伯爵的豪華別墅內。
因為伊思蘭特醫生之後有另外的事情,奧黛麗提前上起了本週第二堂心理課。
蘇茜比她更加激動,早早就衝進了書房,連平時愛玩的圓球遊戲都丟在了一旁。
這堂課上,奧黛麗故意表現出了自身的好奇,時不時就詢問伊思蘭特上次講的那些與神秘領域有關的心理學知識。
到了課程的收尾階段,伊思蘭特終於斟酌著開口道:「奧黛麗小姐,我們有組織一個這方面的研討會,許多成員對心理學與神秘學的交叉領域有較為專業的研究,妳是否有興趣加入?」
「當然!」奧黛麗毫不猶豫就點頭回答,完美符合自己預定的天真好奇少女的人設。
伊思蘭特露出了微笑,「記得保密,妳知道的,妳的長輩們對神秘學有相當大的偏見,等下次課,我就帶妳去。」
「沒有問題。」奧黛麗略顯激動地給出了肯定的答覆。
送長髮及腰的伊思蘭特離開書房後,她關上門,面朝書櫃旁的鏡子,文雅安靜了兩秒。
接著,她提起裙襬,邁步做了個宮廷舞裡的轉圈動作,然後看著鏡中的自己,嫣然一笑道:「奧黛麗,妳真棒!」
奧黛麗知道自己邁出了進入心理鍊金會的第一步,雖然研討會多半只是一個外圍圈子,後續肯定還有不少的考驗,但這確確實實讓她推開了心理鍊金會的大門。
而在這個過程裡,她沒有藉助外在的力量,全憑本身的觀察和表演,完美瞞過了伊思蘭特心理醫生,所以,她非常自豪和驕傲。
「那個研討會聽起來很有意思。」蘇茜湊了過來,搖著尾巴道,「奧黛麗,我能加入嗎?」
加入?看著一身金毛,眼睛賊圓的愛犬,奧黛麗頓時陷入了沉思。
她長長「嗯」了一聲,「蘇茜,暫時不行,妳,妳太顯眼了……」
說到這裡,她話鋒一轉,淺淺笑道:「但我可以帶著妳一起去。」

週六晚上,克萊恩拿上「萬能鑰匙」和黑色手杖,走出了明斯克街十五號──沒有後者,他估計自己今天就回不來了。
他這是要去「找」艾倫醫生,進入對方的夢境,弄清楚與威爾.昂賽汀相關的噩夢究竟是怎麼來的。
至於艾倫醫生住在哪裡這種事情,他昨天就已經打聽清楚了,希爾斯頓區伯寧翰路三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