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值好書

定價:380元
特價:380元
面對失敗挫折,與其整天抱怨,不如積極改變自己,只要你調整自己的心態,最終一定能夠成就亮…More...
定價:380元
特價:380元
一名年輕女子的尖叫聲拉開了序幕,但場景卻只有一名壯漢橫屍。 連續神秘殺人事件與一名失憶女…More...
定價:270元
特價:270元
微漫 繼《反嫁》《醫世榮寵》後,繪就逗趣歡快小甜文   網路畫家穿成可憐小千…More...

首頁書籍檔案飛燕文創華文小說穿越變蘿莉 新裝版(05)逝去歸來
書籍封面

穿越變蘿莉 新裝版(05)逝去歸來

  • ISBN9786263113114
  • 書籍類別華文小說
  • 出版社飛燕文創
  • 出版日期2022-04-15
  • 作者白日幻夢
  • 譯者-----
  • 語言正體中文
  • 裝訂方式平裝

定價:390元
悅讀價:390

  • 書籍簡介
  • 免費試讀

失蹤已久的趙紫陽終於有消息了!神秘女子「白辰」登場! color:red">



"Times New Roman";mso-hansi-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林日揚一行人終於和宇文承皓在汨城會面,一邊緊鑼密鼓的暗中策畫營救趙紫陽。 Helvetica;color:#141823;background:white">大皇兄趙紫陽終於平安歸來了!真是可喜可賀、普天同慶。隨之而來的是宇文承皓令人不解的投誠,關於敵人上一秒還在鬧心,下一秒就洗心革面的節奏會不會太突兀? "Times New Roman";color:#141823;background:white">



mso-bidi-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color:#141823;background:white"> 



mso-ascii-font-family:Helvetica;mso-hansi-font-family:Helvetica;color:#141823;
background:white">宇文承皓的臨時反水為林日揚一方帶來大量的訊息,以及掩藏在一連串看似無關的動亂背後的真意。沒想到宇文承皓的身世竟是……!盤古大陸一切動亂的禍源竟是她!一場由禁忌愛情所釀下的滔天巨禍。
mso-bidi-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color:#141823;background:white">



"Times New Roman";mso-hansi-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神秘女子「白辰」的登場,為劇情再添波濤。此女子有著驚天的身世之謎,她與夏晨星有著千絲萬縷的牽連,本作邁入劇情最高潮,真相將逐漸水落石出……



 



 



mso-hansi-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color:black">【朝陽番外 color:black">5 mso-hansi-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color:black">劇情簡介】 color:black">



山祖部落



"Times New Roman";mso-hansi-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輾轉幾世終於尋到愛人的紫陽與她在這全新的世界展開新生活。今年過冬時,卻遇上隔壁部落遭逢天災,夫妻小倆口隨即投入救災行列。



超級防災武器「口罩」問市!

"Times New Roman";mso-hansi-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人物介紹

"Times New Roman";mso-hansi-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第一章    mso-hansi-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color:black">輪迴                                                                                                                   

"Times New Roman";mso-hansi-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第二章    mso-hansi-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color:black">再臨天香

"Times New Roman";mso-hansi-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第三章    消失的人

"Times New Roman";mso-hansi-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第四章    領域

"Times New Roman";mso-hansi-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第五章    抵達汨城

"Times New Roman";mso-hansi-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第六章    各懷鬼胎

"Times New Roman";mso-hansi-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第七章    圖窮匕見

"Times New Roman";mso-hansi-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第八章     color:black">一群白紙

"Times New Roman";mso-hansi-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第九章    mso-hansi-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color:black">禍水駕到

"Times New Roman";mso-hansi-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第十章    mso-hansi-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color:black">有家人了

"Times New Roman";mso-hansi-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第十一章  mso-hansi-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color:black">怪疑的軌跡

"Times New Roman";mso-hansi-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第十二章  mso-hansi-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color:black">歸來與不請自來

"Times New Roman";mso-hansi-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第十三章  mso-hansi-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color:black">歸京

"Times New Roman";mso-hansi-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第十四章  mso-hansi-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color:black">認真回應

"Times New Roman";mso-hansi-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第十五章  離開與到來

mso-hansi-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番外      mso-ascii-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mso-hansi-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
color:black">小日揚的生活日記2

"Times New Roman";mso-hansi-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番外      mso-hansi-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情人節特殊短篇

"Times New Roman";mso-hansi-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番外      mso-hansi-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歲末學慶

"Times New Roman";mso-hansi-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番外      mso-hansi-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宴無好宴









































"Times New Roman";mso-hansi-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新裝番外5  mso-hansi-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山祖部落

第一章 輪迴

死去的不代表真正或永遠的離開,靈魂會有歸處等待另一個開端……

在趙紫華等人的隊伍從幻森城出發後的某次營宿,原本熟睡的林日揚倏地從睡夢中莫名醒來後,往車窗向外看去,發現天色仍然黑暗、萬籟俱寂,他就明白,這將會是個注定失眠的夜晚。
因為他夢見了一場炫爛璀璨、卻又無比短暫的流星雨……
五行之力潰散,眾神勉力持恆之際,被「某人」或者「某群人」抓住可乘之機,也或許五行之力潰散就是他們策劃的其中一個環節,令眾神大量脫離這個世界,回歸他們於創世之初被三位神皇強行挪移而來之前的地方。

林日揚在靜下來之後曾經想到,這樣對原就辛苦維持平衡的日神來說,想必更加吃力了吧?一想到此,他就覺得心情沉重。
日神在姚傲璿他們離開魔幻森林之前,不知道是被女媧、盤古兩位神皇說服,還是終究不忍心四神繼續誤解傷心,見了姚傲璿他們一面,從姚傲璿他們後來的敘述聽起來,日神似乎做了一些掩飾才見他們,沒讓他們發現他的虛弱狀態,而且談話內容簡短,主要就是說明那段時間的沉睡並非避不見面而已,其他的包括原因等等都沒有提及,見面的時間也很短暫,感覺就是為了安他們的心,以及三位神皇有一些物品要交給他們防身、提醒他們注意事件兇手而已。
林日揚聽完不禁疑惑,如果日神有力量偽裝自身的真實情況,為何與他見面的時候不掩飾?難道是故意要讓他知道的?為什麼?比起姚傲璿他們,他根本沒有能力改變現況不是嗎?他明白日神不願意讓四神知曉事態,掩飾隱瞞是自然的,可是這麼一來,乾脆連他也隱瞞不是更為妥當嗎?日神到底期待他做些什麼?說他是「世界是否毀滅的關鍵」根據為何?怎麼想也不可能呀!
他雖然可以理解日神希望姚傲璿他們可以無憂無慮的心情,可是不說他們有權知情,這麼重要的事情讓他們幫幫忙不是更好嗎?這個念頭在林日揚腦海裡只閃過一瞬就消散了,因為他也是那個希望姚傲璿他們可以開開心心的人,雖然這樣未免太過自私,但五行之力潰散之時,姚傲璿他們奮不顧身的拼命阻攔,那樣的經驗,他再也不想體會一次了。

林日揚這段時間以來一直很煩惱,不僅如此還不敢煩惱太久,也不敢表露出來,生怕會讓別人察覺,要知道他身邊的人跟神一個賽過一個敏感精明,第六感神準!幸好有趙紫陽的事情做為藉口,否則眾人早發現他的反常了,尤其是幾乎時時刻刻待在他身邊的趙紫雲與姚傲璿。
其實或許是他想太多了也說不一定,日神見姚傲璿他們時的偽裝,搞不好是另外兩位神皇幫的忙,而不是像他想的這樣,明明還有餘力掩飾,卻為了不明原因故意讓他知曉。

「唉……」林日揚睜著已無睡意的雙眼,怕吵醒趙紫雲與姚傲璿,所以保持窩在被窩裡的姿勢沒有起身,只是就算他動靜再小,忍不住發出的一聲輕嘆還是驚動了保持三分警戒的一人一神。
「怎麼了小揚?」趙紫雲側過身來關切道。
「又做噩夢了嗎?」林日揚之前幾次於睡夢中驚醒都是因為做了噩夢,而且驚醒之後往往還會犯頭疼,總是要休養數日才會恢復,姚傲璿皺眉擔憂,探手貼上林日揚的額頭感知,察探他是否有任何不適。
林日揚對趙紫雲和姚傲璿兩人感激的笑了笑,雖然他確實是因為做了夢才醒的,可是算不上噩夢,即使那場壯觀的流星雨背後所代表的意義令人膽戰心驚,卻也一樣美得璀璨奪目……

他知道姚傲璿在擔心什麼,趕忙說道:「你放心我沒事,沒有頭痛還是哪裡不舒服。」
姚傲璿仍然堅持感知了一會兒,確認他沒事之後才放心收手說道:「沒事就好,那你怎麼突然就醒了?」
趙紫雲也同樣以疑惑的目光看著林日揚,因為他只要一入睡就會一覺到天亮,睡眠品質向來不錯不說,在四位神君與百花神靈各種手段的守護之下更加安眠,沒有任何原因的話,他是絕不可能在這個時間點醒來的。
「唔……是做夢了沒錯,只是不是之前那個噩夢。」林日揚猶豫了一下,覺得不至於讓他提及那些不能說的事情,於是決定實話實說。
「夢?什麼夢?」趙紫雲問道,他知道小揚曾經有過做了噩夢頭疼生病的事,那次他也有跑到他實作室裡陪他,只是他不清楚噩夢的內容,也未曾多問。
趙紫雲覺得有必要好好了解一下,因為小揚似乎常做噩夢,這次雖然沒有頭疼,可還是失眠了不是嗎?
林日揚聞言,還以為他只是在問今晚的夢,便回道:「我剛剛夢到之前那場流星雨,結果醒過來之後就睡不著了。」臉上帶著有點無奈的笑容,與其說是那場流星雨太過驚心動魄,不如說是因其勾起了他滿腔憂思才失眠的,只是他不好明說,會牽涉到他不能與人言明的煩惱。

「流星雨啊……」趙紫雲語畢與姚傲璿一同陷入一陣沉默,這段時間以來所發生的種種事件影響太過深遠,令人感嘆世事的無常難料。
林日揚也是沉默著不語,不知為何腦中突然閃過日神對他說的那些似乎頗富深意的話,尤其是那句「死去的靈魂會有歸處等待另一個開端」,令他想起長久以來,他心裡一直感到疑惑、耿耿於懷的事情──夏晨星現在還「存在」嗎?
在他原來的世界中,有個「輪迴」的說法,大抵是說生命死去以後,「識」會離開肉體,即為「靈魂」,經過一些過程以後進入另一個剛剛出生的新生命體內,該新生命體可能是人類,也可能是任何動物,而這個死亡到新生的「過程」便是「輪迴」。
日神的那句話在他聽起來,似乎就頗有這種意味,一開始他最先想到的就是日神在暗示他會發生眾神隕落之事,可是後來他越想越覺得另有深意,因為眾神的事情他在跟日神交談的時候就已經知道了,所謂的「神靈」是如何誕生、隕落也不過是在這個世界誕生的意識脫離這個世界罷了。
確實這也可以說是「死亡」,可是本體還在,不管經過多久,總會有一天再次形成「意識」,即使永遠無法再與這個世界相連,也不代表那就是完全的消亡。
這樣一思考就會發現,日神說的那一句話並不是指眾神,也不大可能是過去、已發生的事情,既然日神特地對他說這一番話,還叮囑他記住,很有可能就是與他息息相關的事情,爾後他怎麼想都覺得,也許跟日神同樣十分關注的「夏晨星」有關。

「這個世界,有輪迴嗎?」林日揚覺得這個問題除了問姚傲璿他們幾位神靈以外,大概也不會有比他們更適合回答的人了。
姚傲璿沉吟著思考了一下,說道:「說起來我還真沒注意過這方面的事,不過,在盤古大陸上只有執念太深的生靈死亡後會變成你那個世界說法中的靈魂,也就是你最怕的鬼。」姚傲璿說到此,側躺著用手支起頭,對著林日揚露出戲謔的笑。
林日揚正聽得專心就被姚傲璿那壺不開提那壺的調侃,沒好氣的回了他一個白眼,說道:「所以你的意思是盤古大陸沒有輪迴囉?」
姚傲璿一手支起腦袋,回道:「在你那個世界有許多負責與輪迴相關的神靈對吧?也有許多與輪迴相關的因果法則,可是這些在盤古大陸據我所知是沒有的,其實在你那個世界,輪迴也只不過是未經證實的傳說不是嗎?」
「嗯……」林日揚躊躇著,一時間不知該不該把日神的那句話對姚傲璿講,怕會進而牽扯到一些不能說的事情,與其事後掩瞞或者轉移話題,還不如乾脆不要提及,於是便只有說出他的疑問:「我只是在想,夏晨星現在在哪呢?她有沒有新的生命?」
「如果她沒有特別執念的事情的話,大概就是不存在了吧。」姚傲璿想了一下後回道。

「………」林日揚還想再問下去,可是突然發現也不能對姚傲璿說明日神要找夏晨星的事情,不知道該怎麼把問題繼續下去,只能沉默著。
姚傲璿與趙紫雲互相對視了一眼,互相都從對方的眼中看出幾分了然與無奈,姚傲璿是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因為他過去壓根就沒幾次安慰人的經驗,自認嘴笨只好向趙紫雲遞了個眼神,示意他接話開口。
其實不用姚傲璿暗示,趙紫雲也打算要開口,只不過是在思考該如何安慰林日揚罷了。
之前林日揚對他坦言自己並非夏晨星本人時,雖然因為獸潮的關係沒說多少,也能感覺到他對夏晨星感到愧疚的心理,本來他一向就是容易胡思亂想的把責任往自己身上攬,對於夏晨星的事情他就算不說,也猜的到大概。
無非就是覺得自己搶走了屬於夏晨星的幸福吧?

趙紫雲在內心嘆了口氣,說道:「小揚,還記得我之前曾經對你說過,因為我喜歡你,所以對你好的話嗎?」林日揚聞言看向趙紫雲,點了點頭。
趙紫雲又道:「我們關心、疼愛你,並不是因為你是夏晨星,譬如說紫翊,他在跟夏晨星相處時就跟易燃的炮仗一樣,見面就會吵個不停,可是在與你相處時,關心與維護之情絕不會比對飛燕少。」
趙紫雲揉了揉林日揚的頭,微笑道:「所以你現在得到的一切,跟是不是夏晨星這個身分,其實沒多大的關係,如果我們不喜歡你,就算你是夏晨星又怎樣?我明白你會為此感到愧疚,可是小揚,人生總是充滿意外,你只是遇上了而已,不必一直耿耿於懷,你並沒有做錯什麼,不如說,夏晨星反倒該感謝你,你珍惜了她應該要珍惜卻沒有珍惜的,負擔了她應該負起的責任卻一直驕縱自私以對的。」
說到這裡,姚傲璿也接話道:「你想想,如果不是你而是夏晨星,會有機會跟本神君簽訂契約嗎?」
意指「本神君眼光有這麼差?」的意思嗎?!林日揚看著姚傲璿那副慵懶中掩不住滿滿的自我得意的高傲姿態斜線著,感覺似乎能聽到他沒有指明的真實含意……

趙紫雲溫柔的微笑、柔和的安撫嗓音,還有姚傲璿不知道是安慰還是自滿的話語,神奇的撫平了連他自己都沒有發現的低沉情緒,這才後知後覺的恍然大悟,原來他睡不著的原因,就是「情緒低落」嗎?
沒想到這一人一神竟然能察覺到,或者應該說是他自己太遲鈍了?想到這,林日揚忍不住低聲笑了起來:「謝謝你們,我明白了。」爾後坐起身來,看著姚傲璿和趙紫雲兩人說道:「我總是很容易不自覺的鑽牛角尖,可是不知道為什麼,我卻一點也不為此感到擔心害怕,因為有你們、有大家在。」
林日揚直視兩人的目光太過純淨,盈滿信任和安心,嘴角揚起的微笑柔軟恬然……兩人有點怔怔的望著他,不一會兒,趙紫雲忍俊不禁的輕笑道:「原來你也知道自己總是愛鑽牛角尖嗎?」注視著因為他的揶揄而開始臉頰泛紅的小人兒,該是帶著笑意的眼卻滿是藏也藏不住的柔情。

他知道自己打從在御花園與他相遇開始就已經栽了,曾經他也疑惑過、抗拒過,不只是因為他原就難與人親近的個性,而且對象是他十分討厭、恨不得謀殺掉的夏晨星,也因為夏晨星是大皇兄未來不管喜不喜歡,都已經決定好的妻子人選,可是他的行為總會在再一次見到他的下一秒起就與理智背道而馳。
夏晨星已經不記得以前的事也不喜歡大皇兄了,在她身上發生的變化彷彿就好像是換了一個完全不同的人,「這其實是另一個人了」,他給了自己一個繼續親近她的理由,御書房晨試之後這個原本只是說服自己的理由卻越來越真實,就連大皇兄都這麼認為──雖然外表是他們熟悉的夏晨星,靈魂卻已經是其他人了。
這個猜測沒有令他產生害怕或者警戒等任何負面情緒,反而是一股無法抑止的欣喜若狂,放下原有的成見去看他,他的善良、體貼、犯迷糊的呆樣、毫不做作的純真、令人吃驚的聰穎,還有像被拋棄的小動物一樣,明明想親近人,卻又笨拙的不知道該怎麼做。
受到他人關愛時,那副開心又膽怯的模樣,明明為他們做了許多,卻老是一副自己什麼忙也幫不上的愧疚模樣,他越來越令他心疼、憐愛,想將他據為己有、想一輩子都跟他在一起的心情越來越無法抑止,就算對手是高不可及的神君、就算得知「她」其實是「他」,也擋不住他永不放手的決心……
不過,後來確認他不是原來的夏晨星,確實消掉了他內心深處一塊疙瘩就是了,畢竟再如何說服自己,總還是會糾結夏晨星以前曾經癡纏大皇兄之事,確定了不是他愛上的人兒做的,心裡頭就跟艷陽高照似的暖洋洋。

另一邊,姚傲璿原本懶懶搭在自己身上的手緩緩抬起,遮住自己臉上的表情:「所以啊……」語未盡,姚傲璿就猛地探手將林日揚拉進懷裡,續道:「本神君才會這麼中意你……」這個人太過剔透,總是會出其不意坦承直率得可愛,明明什麼都不知道,明明神經比什麼都大條,而且還遲鈍得可以,卻一次比一次直接的撩動他的情緒,感動、無奈、心疼、快樂、開心……眷戀,彷彿遇上他才令他活起來一樣,令他忍不住生出一股恍然,過去的他原來是那樣死氣沉沉,儘管對此感到不服氣、不甘心,不想承認他堂堂朱雀神君沒有了誰就鮮活不起來,承認了就好像等於低頭認輸了,怎麼可能?怎麼可以?
直到剛剛……他投降了,「如果有一天沒有他」這個可能性竟然如此可怕,他必須承認,他膽卻了……光是想像,他就能感覺到有什麼從他身上剝離,情緒、思考彷彿都會停止,世界看起來全無顏色,這樣的行屍走肉,跟死了有何區別?
其實他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就早已敗陣,可笑的是他還在盤算要贏得這場勝利──「是小傢伙愛上他離不開他,而不是他先淪陷認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