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值好書

定價:380元
特價:380元
面對失敗挫折,與其整天抱怨,不如積極改變自己,只要你調整自己的心態,最終一定能夠成就亮…More...
定價:380元
特價:380元
一名年輕女子的尖叫聲拉開了序幕,但場景卻只有一名壯漢橫屍。 連續神秘殺人事件與一名失憶女…More...
定價:270元
特價:270元
微漫 繼《反嫁》《醫世榮寵》後,繪就逗趣歡快小甜文   網路畫家穿成可憐小千…More...

書籍封面

畫千金(上)

  • ISBN9789864673483
  • 書籍類別華文小說
  • 出版社東佑文化
  • 出版日期2022-08-10
  • 作者微漫
  • 譯者-----
  • 語言正體中文
  • 裝訂方式平裝

定價:270元
悅讀價:270

  • 書籍簡介
  • 免費試讀

微漫 繼《反嫁》《醫世榮寵》後,繪就逗趣歡快小甜文

 

網路畫家穿成可憐小千金,拒走老路,她要──

為自己畫出璀璨人生,替家人畫出錦繡前程

因為比起尊榮的真身分,她更在意沒有血緣關係的窮父母、假哥哥!

 

★★編輯強推,必讀理由★★

看完微漫這次的作品,有了不同以往的感動,因為它讓人重新思考家人的定義,有血緣的不一定能成為家人,但是互相珍惜愛護的人,一定可以。女主穿越成了唐家在路邊撿到的養女,明明沒有絲毫血緣關係,卻得到一家人滿滿的寵愛,尤其是三個寵妹無極限的夢想中的哥哥,這也讓她決定發揮所長,畫出自己的璀璨人生,畫出唐家每個人的錦繡前途。 

網路畫家唐小棠,靠著自己的努力不懈,精益求精,

終於畫出了點名堂,卻在一次參加畫冊簽售會的路上,

被一輛貨車撞上,再次睜開眼,她成了八歲的落難小千金唐小棠!

或許是同名同姓的緣分,唐小棠的腦子裡還多了原主一生的記憶。

她忍不住要為原主長嘆一聲,真是個小可憐!

明明含著金湯匙出身,卻從小不知富貴為何物?

明明是如假包換的親生女,卻爹不疼、娘不愛、哥哥不屑!

但那不該是原主的錯,她若自小也錦衣玉食地長大,

如何能被一個替代品牢牢踩在腳下?

既然能夠重生,她當然不會老路重走,自卑膽小、隱忍龜縮一輩子。

對她而言,尊貴的豪門千金身分,只會成為綁手綁腳的枷鎖,

她不稀罕,不在乎,不想要,

憑她靈活的腦袋,敏銳的眼光,和一騎絕塵的畫技,

一定可以──畫出千金價值,畫出璀璨人生!

第一章 她要賺錢

第二章 首筆生意

第三章 唐家唯一

第四章 作繭自縛

第五章 想做清風

第六章 出乎意料

第七章 心服口服

第八章 各有盤算

第九章 欺人太甚

第十章 原形畢露

第十一章 意外之喜

第十二章 疑心已起

第十三章 醜陋人心

第十四章 上門踢館

第十五章 為兄謀劃
第一章 她要賺錢
八月烈日當空,枝頭的蟬聲嘶鳴。
沐溪鎮東邊一棵上了年紀的歪脖子樹灑下綿綿綠蔭,樹下好幾個半大的孩子圍著一個村婦,神情專注。
「先帝獨寵純皇太妃多年,後宮無一人能與之相爭,駕崩前更是指明了要純皇太妃陪葬,賜下同穴而葬的遺旨,皇太后竟也允諾,且親自平息了朝中的反對,實乃性情中人。」
旁邊一個紮羊角辮的小姑娘裝模作樣地長嘆一口氣,「那定是太后娘娘也被先帝的深情所感動了。」
村婦也跟著一嘆,「從前傳言純皇太妃身分不明,當年並非大選入宮,更有傳言她入宮時已然懷有身孕,如今看來傳言都不可信,先帝如此寵愛眷顧她,怎麼可能身分不明?可惜紅顏薄命,純皇太妃在宮裡獨寵數年,也只得一位皇子,聽聞天生孱弱,受不得宮中貴氣,太后娘娘特送往宮外調養著。」
小姑娘被感動得眼淚汪汪,咬著帕子嚶嚶啜泣,「先帝對純皇太妃真的太好了,怎會有如此癡情之人……」
在她身後靠著歪脖子樹幹處也坐著一個小姑娘,頭上束著雙髻,一身淺桃色的衣衫,襯得皮膚能掐出水來,她雙手捧著下巴,玉雪一團的臉頰上一雙眼睛亮晶晶的,滿是神往。
以她浸淫各種文學作品多年的經驗來看,這故事肯定沒那麼簡單,真癡情如斯能捨得讓人陪葬?什麼受不得宮中貴氣送出宮調養,那不就是棄子?但這種素材她愛啊!要是畫出來指不定能大受歡迎。
唐小棠的心蠢蠢欲動,忍不住追問道:「那純皇太妃的家人呢?也願意讓皇太妃陪葬,任由她的兒子流落宮外?」
感動得不要不要的小姑娘轉頭睨她一眼,「妳怎麼能這麼想,能與先帝同穴而葬是多大的福分啊!」
「這福分給妳,妳要不要啊?」
小姑娘頓時一噎。
「妳看!」唐小棠攤了攤手,「死了就是死了,他也沒問純皇太妃願不願意陪他死,連最基本的感受都不考慮、不在意,可見寵愛都是假的。」
那小姑娘想要反駁,一時間卻想不到什麼反駁之言,小臉漲成了蘋果,忽然眼睛往唐小棠身後看過去,怒氣一點一點消退,臉上的紅暈倒是依舊。
唐小棠好奇她看到了什麼,剛打算轉頭,腦袋上就被輕輕敲了一下,清潤的聲音從背後傳來,「什麼話都敢聽,都敢說,這也是妳們可以議論的?」
唐小棠捂著腦袋扭頭,看到人的瞬間臉上綻出燦爛的笑容,「啟熙哥哥,你下學啦!」
唐啟熙語氣溫和,眼睛卻朝給孩子們講故事的村婦身上掃過去,村婦身子微微僵了一僵,訕笑道:「這不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嘛,反正閒來無事,給孩子們講講故事……」
「昨日上陵郡收押二十餘人,當街斬殺三人,便是因著妄議皇家祕辛,消息今兒才傳過來,妳大可明日繼續接著說。」
村婦臉色驟然一變,嘴唇微微顫抖起來,「這、這故事是我隨口胡謅的,大家別信以為真呀!」撇清關係,爬起來就跑。
圍著的孩子聽見「收押」、「斬殺」也一個個嚇得不敢出聲,一溜煙都散了。
唐啟熙怕唐小棠也被嚇到,正打算安慰她幾句,低頭一看,唐小棠卻眨著大眼,晃著可愛的髮髻,臉上不見一絲恐懼。
唐啟熙怔怔地看著她,「棠棠不害怕嗎?」
「不怕呀!」唐小棠露出一個天真可愛的笑容,「我不會在外面亂說的,我聽話。」
其實才不是,她壓根兒就不是一個才八歲的小孩子。
唐小棠原也叫唐小棠,生活在科技發達的現代,是個宅女,但她很喜歡畫畫,且還畫出了點名堂,成了一個粉絲眾多的同人圈神仙太太。
唐小棠靠著畫畫把自己養得很好,卻沒想到一次參加畫冊簽售會的路上,為了救一名突然跑到馬路上的三歲小孩,被一輛貨車撞上。再次睜開眼,她就已經是八歲的唐小棠了。
這也就罷了,唐小棠的腦子裡,卻還多了小唐小棠的一輩子。
這裡的唐小棠並不是唐家的親生女兒,幼時走丟被唐家撿到,找不到她的家人,於是就當作女兒養了起來,平平安安長到十四歲那年,原來的家人忽然尋過來,要將她接回去。
唐小棠捨不得唐家,性子卻綿軟溫和不會拒絕,只得離開唐家隻身回到陌生的家裡。
那兒卻已經有個代替她承歡膝下的小姑娘。
唐小棠不會爭搶,又被唐家養得天真無邪,不諳世事,哪裡比得過機敏嬌俏的小姑娘,但她也不在意。
三年後,唐小棠被嫁給一個秀才,家世普通,沒什麼背景,好在秀才忠厚,兩人也算舉案齊眉。
而那位代替她承歡膝下的養女,家裡精心給她挑了一門好親事,嫁入高門大戶,風光無限。
唐小棠並不嫉妒,平平淡淡過完一生,可以說是沒有遺憾,唯有一點,臨終閉眼前,她滿腦子都是在唐家度過的那些歲月。
在唐家的十幾年,是她一直珍藏在心底最珍貴的時光,她想著若是自己那時候勇敢一些,疼愛自己的爹娘、兄長,會不會一直都在她身邊……
「棠棠,想什麼呢?往後那些三姑六婆說的話要少聽。」
「我知道了。」唐小棠回過神,「不過啟熙哥哥,陳嬸說的是真的嗎?」
「是真是假不重要,因為與咱們沒有關係。」唐啟熙拿出一個小小的糖包塞到唐小棠的手裡,「杏仁酥糖,妳吃吃看,若喜歡下回再買給妳。」
隔著糖包,唐小棠都能聞到裡面香甜的氣味,臉上的笑容不由得更加燦爛了幾分,她來這裡之後,最喜歡的就是啟熙哥哥了!
唐啟熙是唐家長子,從頭到腳哪兒哪兒都完美符合唐小棠心裡對兄長的幻想。
溫柔有禮,穩重和煦,長相俊美,唐小棠完全能想像得到,等他長大之後會是怎樣一個萬人迷。
只可惜,上輩子那個唐小棠沒看到。
「對了,妳怎麼一個人在這裡?妳的病才剛好,怎能一個人跑出來?」
唐小棠嘴裡嚼著糖,含糊不清地道:「二哥帶我出來的,他說去給我摘花……對哦,二哥怎麼去了許久還沒回來?」
唐家除了唐小棠之外,有三個兒子,二兒子唐啟召與唐啟熙完全不同,是沐溪鎮裡出了名的皮猴子,擅長上房揭瓦,撩雞逗狗,一天不挨一頓揍就覺得有什麼事沒完成。
唐小棠瞅著唐啟熙表情嚴肅起來,趕緊替她二哥美言,「二哥真的說只給我摘花,興許是他上了樹下不來了,啟熙哥哥,要不我去看看吧!」順便看要不要給二哥善個後?
她話剛說完,唐啟召的身影從街角躥出來,身上的衣服一看就是在地上滾過,不過他手裡倒是真拿了一把花枝,淡黃色的花朵盛開在枝頭,一點兒沒碰壞。
唐啟召得意的表情在看見唐啟熙之後迅速一收,腳步也邁得規矩了,過來先把花枝遞給唐小棠,「哥挑了最新鮮的,保准放妳屋裡五日不敗。」
唐小棠神色複雜地接過來,目光忍不住在他身上打轉,「二哥,你這是打輸了嗎?」
「在這沐溪鎮,誰能打得過我?他們就是三個人一起上我也……」
「你還挺驕傲的!」唐啟熙語氣淡淡。
唐啟召的語調瞬間低了幾度,「我也就勉強能應付罷了!大哥,是他們先來找事的,說咱們家裝腔作勢,都是泥腿子,偏要送你去念書,他們懂個屁呀!」
沐溪鎮靠山吃山,後面那一大片連綿起伏的山脈養育了數代人,生在這裡的孩子懂事之後就會跟著家裡長輩上山,豐富的山產庇佑著鎮上的百姓。
唐家卻偏要另闢蹊徑,家裡的孩子不上山學本事,反而到私塾裡念書。
多可笑,書有什麼好念的?大好時光不磨煉自己進山的本事,還養得手無縛雞之力,簡直有毛病。
大人們還能忍住不管閒事,孩子們可就管不了那麼許多,背地裡少不了冷嘲熱諷,唐啟熙並不在意,唐啟召就不。
說他沒關係,敢說他大哥手無縛雞之力!說這話的人先打得過自己再說。
唐小棠乖巧地給唐啟召嘴裡也塞了塊杏仁酥糖,成功讓他炸開的毛又順下來,「唔,真甜!二哥吃一塊就夠了,剩下的棠棠自己吃。」
唐小棠將糖包收好,給唐啟召拍去身上的灰塵,才拍兩下就被唐啟熙拉到旁邊,怕灰塵嗆著她,找了塊板子自己上。
也不知道究竟是拍灰還是挨打,但唐啟召不敢動,直直地站在那兒,一邊吃糖一邊嘴還閒不住。
「大哥,你能不能回去跟阿爹說一說,我不想念書了,我想跟阿爹進山。」
唐啟熙看都不看他,「這事你之前就提過了,阿爹不同意。」
「但我真不是讀書的料啊!我力氣大,人也機靈,我一定跟著阿爹好好學,念書太花錢了。」
沐溪鎮連個正經書院都沒有,只有一家私塾,一個月的束脩就要花去家裡大半的收益,眼看著三弟也到了年紀,家裡哪兒還拿得出錢讓他去念書?
唐啟熙將板子放回原處,並不接這個話題,「行了,回去吧!灰拍乾淨了,你褲子的破洞自己跟娘解釋去。」
唐啟召苦下一張臉,完蛋了,娘上回就說衣服再破洞就給他在上面繡小花補丁,這樣他怎麼穿得出去啊!
三人回到家裡,唐啟熙去了正屋,唐小棠偷偷拉著唐啟召去了裡屋,翻出針線搶救一下他的褲子。
等唐啟召出現在唐家人面前時,膝蓋那個破洞在昏暗的光線下看不大出來,他又恢復了神氣活現的模樣。
一家人圍坐在桌邊吃晚飯,孩子們都是長身體的時候,他們的阿娘徐英準備的飯菜都不錯,甚至還有一碗野雞燉山蘑,配著白麵饃饃吃可香了。
「棠棠,今日出門可有哪裡不舒服?」徐英一邊說一邊伸手過來在她額上探了探,才放下心來,「還好沒有再發熱,阿娘想著再請大夫來家裡看看,也好安心。」
旁邊塞了一嘴饃饃的唐啟召嘟嘟囔囔地插嘴,「對對,棠棠的身子最重要。」
家主唐明秋的筷子在他手上敲了一下,「嘴裡有東西吃完再說話。」
那就不說了,吃飯要緊。
唐啟召東西吃得極快,吃飽後重新開口,一上來就極盡不靠譜,「爹,我想跟你進山。」
「不行,你還要念書。」唐明秋想也不想地拒絕。
「可你腿不好,家裡就靠你一個人進山,你要是瘸了怎麼辦啊?」
唐明秋忍下噌噌上升的怒火,在心裡默念一百遍是親生的,說話再操蛋也是親生的。
「你爹還沒有那麼不中用。」
唐啟熙夾了好些山蘑到唐小棠的碗裡,知道她愛吃這個,語氣淡淡道:「還是我跟爹進山,讓啟召和啟元去念書吧!」
「不行!」
「不行!」
好幾聲反對同時響起,唐啟熙表情未變,「我已會識文斷字,尋常抄讀不成問題,況且我是家中長子,本就該早早地進山承擔家裡的擔子。」
唐明秋一陣舒心,自己還是有會說話的兒子的,但是,不行。
「不用說了,難得你天分好,學得快,連先生都屢次誇讚,為父不至於這點辛勞都受不住,你的功課耽誤不得,不可功虧一簣。」唐明秋制止了唐啟熙繼續說話,「啟召和啟元的束脩也不必擔心,你們好好念書,便是不念出個名堂,能明事理,曉分寸,也是值當的。」
三子唐啟元埋頭吃飯,一言不發,腮幫子吃得鼓鼓的,知道這事他插嘴也沒用,但是他跟二哥想到一塊兒去了,念書有什麼意思?缺啥補啥,他們家有大哥在,那就不缺文化,家裡缺錢啊!
他對賺錢更有興趣,但看二哥蔫蔫的樣子,他還是不說話的好。
唐小棠看著恢復平靜的飯桌,垂下眼簾若有所思。
按著自己的記憶,阿爹堅持讓家裡的孩子去念書,他進山的頻率更高了。一個月後,他在山裡一腳踩空,從陡坡上滾了下來,雖然沒有摔斷腿,但再也養不好,走路一瘸一拐的,山中能手從此只能成為回憶。
唐啟熙身為長子,毅然扛起家裡的重擔,但他著著實實是個讀書的料,從私塾離開後,先生因為惜才幾次來家中勸說,皆無果,遺憾地離開。
家裡陡生變故,唐啟召和唐啟元兩人一合計,小小年紀就在鎮上收些山貨,偷偷跟著商隊去上陵郡裡售賣。
阿爹阿娘知道後差點嚇死,他們倆才多大,若是路上出個意外可怎麼好?但不讓他們去,他們還是悄悄去。
唐小棠只記得二哥從上天入地的皮猴子,慢慢變得說話謹慎圓滑的小狐狸,變得不再符合他應有的年紀,三哥也過早地成熟起來。
唐小棠超喜歡唐家的,每個人都超級喜歡,她不想讓事情如同記憶中那樣發展,所以她要賺錢!

※※※ ※※※ ※※※ ※※※ ※※※ ※※※

唐小棠做了一夜的夢,醒來記不太清晰,但滿腦子都是「賺錢」兩個字。
她穿好衣服鞋襪下床,對著不太清晰的銅鏡折騰自己的頭髮,半晌仍舊是一頭亂草。
無奈之下,唐小棠只好頂著雞窩頭去找阿娘求助。
走到灶房外,唐小棠看到阿娘將煮好的粥盛了一大半出來,往剩下的粥裡加了一把糠麩進去攪了攪,那是她的早飯。
唐小棠推門進去,徐英趕緊拿了鍋蓋蓋上,轉身笑咪咪地看她,「怎麼不多睡一會兒?是不是餓了?飯這就做好了。」
她過來三兩下熟練地給唐小棠紮出可愛的雙丫髻,又舀了熱水給她洗漱。
唐小棠裝作自己什麼都沒瞧見,只是吃早飯的時候說自己沒胃口,哄著徐英把半碗粥喝下去。
吃過飯後,唐小棠不想繼續悶在家裡,徐英就讓唐啟元帶著她去外面轉轉,「別跑太遠了小心累著。」
唐啟元回去自己屋裡揣了個小布包才帶著唐小棠出門,「棠棠想吃什麼,三哥給妳買。」
唐啟元只長唐小棠兩歲,平日在家裡不大愛說話,但腦子很靈光,這個年紀已經會在沐溪鎮的小孩子堆裡賺零用錢了。
不過他只喜歡收錢不喜歡花錢,攢的錢通通收著,也就對全家最小的棠棠大方,願意給她花用。
唐小棠不是真正的小孩子,卻架不住唐啟元一邊走一邊往她手裡塞零嘴,只好一邊吃一邊想她能幫上什麼忙。
記憶中的那輩子,唐家便是再落魄也沒有讓唐小棠吃苦,家裡捉襟見肘地過著,唐小棠的衣服都很少見到補丁,吃的更是最細的米糧,說是要窮養兒,富養女才行。
在唐家時,唐小棠時時刻刻被呵護著,回去了自己生身父母家裡,卻彷彿一棵不起眼的雜草,無人在意。
要說唐小棠能拿得出手的,也就畫畫了。
她在現代先只是隨便亂畫,在網路上發表,因著畫風獨特多樣,可以很帥酷霸氣,又可以很可愛軟萌,很快收穫一大批粉絲,也逐漸有人來找她畫插圖和短篇漫畫,再後來出的畫冊供不應求,賣得極好。
唐小棠對自己的畫技還是很驕傲的,不過在這裡能派得上用場嗎?
「你們幹什麼?」
唐啟元的聲音讓唐小棠回過神,面前幾個半大的孩子攔住了他們的去路。
站在前面的是個小胖子,肥頭大耳,五官長得不醜,甚至有些好看,奈何吃得太好,營養過剩,一打眼就剩下一個圓潤的印象。
小胖子像顆球一樣往前滾了兩步,努力地抬高自己的雙下巴,語氣帶著做作的傲慢,「唐小棠,我告訴妳,我是不可能娶妳的,妳就不要做夢了。」
誰給你的自信啊?唐小棠滿頭問號。
唐啟元一步邁出擋在唐小棠面前,眼睛瞇起來,「秦小河,你是不是欠揍?胡說八道什麼?」
小胖子急了,「我叫秦大川,不叫秦小河!我娘說,她長得有福氣,要娶來給我做媳婦!但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們看中的是我家裡的錢,我不同意,我往後是要娶公主的!」
看來小胖子迎來了人生第一個叛逆中二期,唐小棠從唐啟元背後探出腦袋,笑咪咪地看他,「你家那麼有錢呀?」
秦大川看見唐小棠的笑容一愣,他印象裡的唐小棠是個只會跟在她幾個哥哥身後,遇見人都不抬頭的怯懦模樣,原來她笑起來還挺可愛的!
「那、那又怎麼樣,那也是我家的錢。」
秦大川提高了聲音給自己壯造勢,長得好看又如何,他反正是要娶公主的!
唐小棠笑容更加甜美了,「你家有錢,那你是不是很抗揍啊?」
「啊?」
「我要告訴我二哥哥你欺負我。」
秦大川瞬間蹦起來,「我什麼時候欺負妳了?唐小棠,妳不要誣賴我!」
啊哈,看來二哥的名字很管用啊!
唐小棠眼睛都亮了,大搖大擺地從唐啟元身後出來,指了指秦大川身後幾個小跟班,「你還帶了這麼多人攔我的路!我來看看都有誰,等二哥問起來才好回答。」
呼啦一下,秦大川身後空空蕩蕩。
沒了人助陣,秦大川心裡有點發虛,但他不能跑,否則多沒面子呀!
見人都散了,唐啟元拉著唐小棠去旁邊樹蔭下避日頭,「熱不熱?三哥去給妳買烏梅汁。」
他警告地瞪了秦大川一眼,才走去旁邊的茶攤。
秦大川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忽然見到唐小棠拍了拍身邊的木凳子,「坐啊,別怕!」
秦大川瞬間炸毛,「我才沒有怕!妳不就仗著妳有個厲害的二哥嘛,有本事妳別告狀啊!」
「我沒本事,我就是有個厲害的二哥,你羡慕呀?」
秦大川才不承認自己羡慕,不過沒想到唐小棠居然是這樣一個仗勢欺人的,幸好自己有先見之明不打算娶她。
「我才不羡慕,我家家底殷實,我有什麼好羡慕的。」
「真的嗎?我不信。」
唐小棠笑容可愛甜美,極具迷惑性,秦大川愣了一下才提高了聲音,「妳憑什麼不信?誰不知道我家秦氏繡莊有名,特別特別有名,我家裡吃的用的都是最好的!」
「哦,原來你家是賣布的啊!」
「妳裝什麼傻,我家做什麼的妳會不知道?」
唐小棠瞇了瞇眼,「哎呀,我還真不知道呢!你說自家繡莊特別有名,那你知道繡莊是做什麼營生的嗎?」
「我當然知道!」
秦大川一點兒都經不住激,開始炫耀他們秦氏繡莊。
唐小棠手裡捧著唐啟元給她買的烏梅汁,跟唐啟元排排坐著聽他說。
秦氏繡莊好像還真有點東西!
唐小棠的記憶裡只知秦家很富有,但具體的營生是什麼她並不清楚。
經秦大川一說就明白了,秦氏繡莊出售各種繡品,其中他最得意,大概也是知道得最清楚的,是秦氏繡莊的扇面賣得特別好。
烏梅汁開胃解暑,帶走了夏日的暑氣,唐小棠垂下眼眸輕聲低喃,「扇面啊!」
好像,也不是不行。
「你們秦家的扇面很好看嗎?」
「當然好看!我家的扇面在上陵郡是最受歡迎的,多少有錢人家都會特地差人來買最新的扇面,搶手得很!」
秦大川抬著圓乎乎的下巴,身後若是有尾巴,定然是一上一下用力拍打著地面,無比驕傲。
「真的嗎?我不信。」
小孩子最受不了的就是別人的質疑,秦大川抖著手指著唐小棠,「妳給我等著,就在這裡等著,我一定要讓妳心服口服!」說完,轉身一溜煙跑遠了。
見人走了,唐啟元才慢吞吞地道:「他們家的扇面,確實挺受歡迎的。棠棠,妳怎麼忽然對這些感興趣了?」
唐小棠一本正經地看著他,「我如今才發現錢是好東西,我想讓二哥、三哥都可以去念書。」
唐啟元無語了,前半句話他同意,但是後面……,沒必要,真沒必要。
「三哥,扇面上的花樣一般都是哪些你知道嗎?」
她也就畫畫有底氣,能做文章的地方不多,扇面倒是一個可以發揮的地方。
唐啟元認真思索了片刻,「左不過是些花鳥魚蟲之類,不過我聽人說,富家女子大都附庸風雅,吃穿用度都很講究。」
唐小棠聽著,心裡開始盤算起來,就等秦大川回來。
唐啟元也沒催她離開,雖然不知道秦大川會不會回來,但棠棠想等,那就等等便是。
另一頭,秦大川怒氣衝衝地跑回家,圓圓的臉上滿是汗水,紅撲撲的也不知道是熱的還是氣的。
「夏叔,你去拿一些家裡的扇面給我,不要一樣的,每種我都要!」
夏管家好脾氣地哄著,「少爺要那些做什麼,那都是小姑娘們喜歡的玩意兒。」
「對!就要讓她喜歡然後一個都不給她!」秦大川更加堅決,「夏叔,你趕緊去拿,記得挑好看的拿,我看她到時候還信不信!」
夏管家心中疑惑少爺這是跟哪家小姑娘槓上了,不過還是順著他的意思讓人去拿一些過來。
秦大川等得焦急,怕時間長了唐小棠不耐煩走了,他還沒有給她證明他秦家的扇面有多好看呢!
扇面一拿過來,秦大川一把兜住就往外跑,剛剛擦乾的汗又冒了出來。
一路不停歇地跑到茶攤旁邊的樹下,秦大川長鬆一口氣,還好,人還在。
他放慢了腳步,想跟平常一樣擺出沐溪鎮首富少爺的架子,奈何氣喘吁吁,鬢角流下的汗也不允許。
「難得妳還有骨氣在這裡等,我還以為妳早跑了呢!」
秦大川熱紅了臉,還不忘高傲兩句,將懷裡的扇面往唐小棠面前一放,恩賜般地呶了呶下巴,「好好看看吧!這些妳恐怕連見都沒見過,也是,這種精貴的玩意兒也不是什麼人都能用上的。」
唐小棠不理他,倒是當真仔細地一個一個看過去。
秦大川拿來的都是團扇,扇面皆是用絲線繡出來,果然都是些花鳥魚蟲之類,倒也算精緻。
這些扇面雅致不失趣味,但若是換成可愛萌寵圖樣,好像也不會突兀?買家都是姑娘的話,興許還能流行起來!
秦大川此刻心裡得意得不行,看看,不敢說話了吧,被震住了吧!
就是沒見識!還什麼「真的嗎,我不信」,現在可由不得她不信了!
「這也就是我家扇面當中最尋常的,更精緻的我才不會輕易拿給妳看,當然妳如果求我的話……」
「就這?」唐小棠出聲了,一臉平靜地將扇面放下,「看起來也就這樣,不是花花草草就是鳥雀游魚,你不是說你家的扇面特別特別好看嗎?」
「這還不好看!?」秦大川眼睛一下子瞪圓了,「唐小棠,妳是不是眼睛不好使?妳看看這花多漂亮,這魚多逼真,妳繡得出來嘛,竟敢瞎說!」
「繡,我是繡不出來,但是我會畫畫,這些圖樣太普通,我畫的肯定比這些好看。」
秦大川鼻孔都被氣大了,一肚子氣憋著說不出來,忽然福至心靈,圓圓的眼睛裝模作樣地瞇起來,學著唐小棠之前的口氣,「真的嗎?我不信。」
哦哦哦,這麼說話好爽啊!
秦大川瞬間體會到陰陽怪氣的樂趣,並將之牢牢記在心裡。
唐小棠露出整整齊齊的一排小白牙,「是嗎?那我就畫給你看,不過到時候你肯定不會好好評判,我畫得再好,你也會說不如這些,我才不上當呢!」
「好,妳畫!畫好跟我一塊兒拿去給繡莊的施姑姑看,她見過的花樣比妳吃過的鹽都多,不過施姑姑可凶了,到時候被貶得一文不值,妳別哭鼻子,去跟妳二哥告狀。」
「好,一言為定。」
唐小棠跟他約好了時間,拉著吃瓜的唐啟元離開。
唐啟元倒是好奇了,「棠棠什麼時候會畫畫的?」
「一直都會呀,我要回去好好練習,一定要讓秦大川嚇一跳。」
唐小棠童稚的語氣讓唐啟元又覺得她只是心血來潮,畢竟他這麼想賺錢也從來沒有打過秦家的主意,棠棠應該不會比他更唬吧?
唐小棠回去之後當真開始練習畫畫,唐啟元很感興趣,一直趴在她旁邊看,越看越震驚,棠棠還真的會畫畫!
雖然畫得有些奇怪,哪兒有人身子跟頭一般大的?可等她畫出來之後莫名覺得憨狀可掬,想用手指搓一搓、揉一揉。
「棠棠,妳這是……跟誰學的?」
「夢裡學的。」
唐小棠並不滿意,她習慣了用電腦繪圖,如今什麼都沒有,連筆都是她沒怎麼拿過的毛筆,難度呈現倍數上升。
「三哥,家裡有沒有細一些的木炭棒?」
唐小棠的手指都快抽搐了,放下毛筆揉了半天。
「有,妳等著。」
唐啟元比她幹勁都足,立刻跑出屋外去給她找,棠棠還真能畫出點東西來,在他看來可比秦家那些新鮮多了!
一遍遍重新構圖繪製,天都快黑了,唐小棠總算畫出一張滿意的。
三頭身的錦鯉娃娃模樣嬌憨可人,托著個軟萌的腦袋跟魚對吐泡泡,頭髮、衣服上滿滿的細節,烏溜溜的眼睛尤其招人疼,旁邊點綴的珊瑚、貝殼個個都模樣小巧可愛,哪一樣都很討女孩子的歡心。
「就是可惜了沒有顏色。」
唐家的條件著實差了點兒,能有支筆已是不易,不好再強求。
可在唐啟元的眼裡,哪裡有什麼可惜的?棠棠畫的圖新奇又可愛,他見了都忍不住喜歡,「棠棠,我要是秦家的人一定願意花錢買下來,妳好厲害,比三哥厲害!」
唐小棠覺得自己不厲害,她不過是多了幾十年做人的經驗而已,唐啟元小小年紀已經萌生出賺錢的念頭,那才是真厲害。
「這個真能賣錢嗎?那太好了,賣了錢就能讓二哥和三哥都去念書,不過我不知道能賣多少錢,三哥跟我一起去秦家好不好?」
「其實,就算三哥不去念書也沒有關係……」
「那怎麼行,棠棠會努力的,三哥就等著吧!」
唐啟元對唐小棠始終惦記著送自己進私塾的念頭有些頭大,但秦家他肯定是要陪著棠棠一起去的。
「行吧!那我們明天一起秦家。」
翌日,唐明秋一早就進山了,唐啟元幫著徐英收拾好桌子就跑去找唐小棠,「棠棠,咱們現在就去秦家嗎?」
唐小棠趴在桌上還在拿小炭棒找手感,紮著雙丫髻的腦袋搖了搖,「不去,等秦大川來找我。」
這事上趕著沒意思,會讓人以為他們就是衝著秦家去的,雖然確實是這麼回事。
「他萬一忘了這事呢?」
唐小棠抬頭朝他彎起眉眼,笑得天真無邪,「所以方才二哥出門的時候,我讓他幫著去提醒一下呀!」
唐啟元頓時不急了,在她旁邊坐下安靜地看她畫畫,他覺得棠棠非常聰明,是沐溪鎮最聰明的小姑娘。
中午還不到,秦大川就找來了。
見著了唐小棠憋紅了臉,「妳不是說,不跟妳二哥告狀?」
唐小棠杏眼睜大,「二哥知道你帶人堵我了?」
秦大川一噎,又把自己給憋成河豚,唐啟召只放了狠話沒動手揍自己,說明他還不知道,但是他跑來大言不慚說唐小棠畫畫比秦家的扇面好看,這口氣秦大川可忍不了!
「妳的畫呢?不是要讓施姑姑看,我都已經回去跟她說了,妳不會臨陣脫逃吧?」
秦大川在心裡誇自己聰明,小丫頭片子不知天高地厚,就得讓她受點打擊,別總仗著自己有個打架厲害的二哥就不可一世了,哼!
唐小棠朝他笑出白白的小牙,「其實也不是非得去繡莊讓施姑姑看……」
「那怎麼行!妳還想耍賴不成?現在知道怕了?我告訴妳,晚了!」
秦大川已經隱隱嚐到得意的滋味,哪兒容許唐小棠退縮,還非要拉唐啟元一塊兒去,說是做個見證,免得唐小棠不認帳。
唐啟元半推半就地被秦大川拉著走,垂下的眼簾裡流露出一絲對秦氏繡莊的同情,秦家有秦大川這麼個繼承人,往後可怎麼辦喲?
秦大川唯恐唐小棠後悔,一到繡莊就大聲嚷嚷。
施喬然出來就看見他拽著唐啟元不撒手,後面跟著的小姑娘滿臉無奈,一看就是被迫來的。
「大川,你這是做什麼呢?」
秦大川得意不已,「施姑姑,唐小棠說她會畫畫,還說咱們家的花樣沒她畫得好,妳幫我罵她。」
施喬然與唐小棠都無語望天。
知道他憨,但沒想到這麼憨!